幽❀ゆき

【带卡】三生两世唯一一次的一个借口

“说什么聚餐,我看这是约战!”春野樱拽了拽手套,准备来个大的,话音还未落整套房子已经牺牲在这位少女的拳下。

漩涡鸣人艰难的吞吞口水,再次深刻的明白,决死不能惹这个女人,会被打成渣渣。“小樱,不管怎么说也用不着把房子毁了吧?这个是刚刚盖好的房子啊我说。”心疼初代大叔……

“少给老娘扯了,就算我不出手,等下来个高达照样也是被毁,放弃吧你。”

像是为了配合因为少女的发言,几架不同颜色的高达分分崛起,准备开怼。

你看吧,我就说了,不是我出手这个房子也不可能活过三秒。

新年第一天,木叶上下其乐融融,四战之后被复活的忍者们更是享受着和家人好友聚在一起。至于某几位危险人物,自然是在六代目和准七代目的保证下,才能顺利的加入到其中。

初代大人为了能跟自家挚友畅饮,更是出力盖了套房子,供大家欢闹。

虽说春野樱受到邀请之时,她是打从心底里拒绝的,然而若不是野原琳也在,打死她她也不来,因为这位木叶第一男神已经看到了结局。

起初还是十分和谐的,可到了途中就开始变成饮酒大赛,酒量不是很好的人该跪的跪,该回去睡的早早就爬回去了,到最后只剩下各位火影、宇智波们以及酒量超群的男神樱和女神琳。

也不知是谁开的头,竟然比起‘论当年的破坏力’。

宇智波斑打个饱嗝道:“哼,你们这群垃圾,我一个陨石下来,哪里还有你们说话的份儿。”

“没错没错,尼桑就是厉害!”这是斑吹一号,宇智波泉奈。

“那是自然,斑斑实力第一!”这是斑吹二号,千手柱间。

“才不!论实力,还是我的神威更厉害,随意带你飞带你装B。须佐就更是帅得一塌糊涂!”宇智波带土指着自己的眼睛反驳道。

卡卡西笑而不语,他一个精少废还是闭嘴吧。

宇智波鼬笑了笑,“咱们家要说最拿得出手的,果然还是写轮眼,要论第一幻术,果然还是止水的别天神了。”

被点名的男人向鼬的旁边移了移身子,尽可能的远离某个露出轮回眼的小青年,“不,小鼬太抬举我了。且不说我比不上祖宗们,单是论写轮眼的能力,还是小鼬的最厉害。”

脸色微微缓和的第一鼬吹——宇智波佐助认同的点点头。

“不,要说能力,还是九喇嘛的搭档——我最强吧我说!”有些上头的准七代目自豪的扬起一抹笑。

九喇嘛懒得理这群互吹互捧的无聊份子,换了个姿势继续休眠。真是的,大冷天吃饱了撑的玩什么官家互吹,有病。

不爽鸣人言论的宇智波.喝醉.佐助率先动了手,宇智波斑一看小辈开战了,兴奋的外套一扯,也不管冷不冷的就放起了忍术,千手柱间随后跟上。

眼神已死的旗木卡卡西拉着野原琳找个角落蹲着,神仙打架这种活动他俩挨不上边儿。

一开始还只是放个小火苗什么的,终于在宇智波泉奈跟千手扉间扭打在一起而无意间毁了鼬的甜食开始,天照就顺利上线了,紧跟着就是第一鼬控的止水,瞬身之术一上就被紧随其后的影分身对上。

宇智波佐助愤怒地盯着鸣人,他觉得这个吊车尾的在跟自己打情骂俏的时候,竟然还敢分心?!加具土命走起!

这一走不要紧,春野樱的酒被打翻了,喝的正在兴头上的男神一个恼怒……房子没了。

这也就是开头的场景。

眼看着新春之夜各色高达分分崛起肆虐木叶,旗木卡卡西淡然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打算回家睡觉。

不要觉得他这个火影不管不问,第一,锅是漩涡鸣人的,第二,有初代顶着怎么也轮不到他。

野原琳自然也不想凑热闹,拉着春野樱就走了。卡卡西吧好歹还是有个写轮眼,虽说是被复活的带土死皮不要脸硬给的,但她们俩这没个外挂的还凑什么热闹?!等着给他们疗伤?美死他们!

少了一只眼睛而开不了高达的宇智波带土站在原地凌乱,被开着紫色高达的宇智波佐助一脚踹到卡卡西身边,冷哼,“没有家族特产的废物在这儿凑什么热闹?赶紧跟着卡卡西滚蛋。”

刚想骂回去的带土瞅了一眼卡卡西,又看了看自家臭屁的小侄子,最终在漩涡鸣人竖起的大拇指中了然一笑。

臭小子们。

宇智波带土拉着卡卡西离开战区,走在安静的小道上欣赏月色。

“我说带土,你跟着我干嘛?”明知故问的卡卡西打趣道。

黑发男人并未理会,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脑中忽然想起前些天野原琳对他的开导,鼓励他去追卡卡西。

也是。他宇智波带土过了两辈子(四战前,复活后),有过三次人生(仔土,阿飞,现在),这次他觉得不该错过了,把之前欠下的情债好好还上。

“我没家了。”他一本正经的说。

嗯,我看到了,刚刚被小樱毁了。“那你跟着我干嘛?你不是也会木遁,自己盖一个啊。”

卡卡西的话音还未落,忽然感到肩头一沉,扭头看去才发现是发小的脑袋。

“我醉了,没力气,查克拉也使不出来。”虽然这个借口有点儿扯。带土想。

“……”刚刚用神威玩得飞起的那个人难道是我?!“那你就去老师家睡。”

“玖辛奈比春野樱丫头恐怖多了。”

“那就去琳那里。”

“卧槽!卡卡西你个垃圾,琳是个单身女生,我一个大男人去她家像什么话?!”带土气得直跳脚。

卡卡西给了他一个死鱼眼让他自己体会,“你不是喝醉了没力气吗?我看你跳的挺高。”

“谁,谁说的……”说罢,他又做瘫软状歪倒在卡卡西身上,这次是整个人都挂了上去,“你看,我真的一点儿劲儿也使不上来啊。”

这下卡卡西被他给气笑了,“这十几年不见的日子里,你倒是把厚脸皮给练的炉火纯青啊。”

“客气客气。”他笑嘻嘻的想蒙混过去。

卡卡西冷哼,十分不客气地将他推开,“自己找地方睡去,我家是单人床。”

被拒绝的带土嘤嘤嘤欲做哭泣状,却没想到卡卡西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继续自顾自的往前走。

宇智波带土心想,这下好了,他被女神修理,被男神的女神修理,被小侄子欺负,现在还被一个垃圾丢弃,关键是这个垃圾还是该死的可爱。

你完了,小飞飞。他苦笑,纠结着自己该不该继续追。

卡卡西倒也不是讨厌带土,倒不如说他在带土没喜欢上他之前就已经喜欢上带土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可能没有力气再去玩什么恋爱游戏了。

渐行渐远的二人,就这样就好。他是这么觉得。

当他快要到家的时候才发现,某个黑发男人已经先他一步到了。

很好,看来还有力气玩神威。卡卡西额头的青筋暴起。

不愿跟这个精分费口舌,开门,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就在他觉得终于可以睡觉的时候,他发现某个黑发男人已经现在自己的卧室了。

“……”可以给他一发雷切吗?卡卡西皮笑肉不笑的抬了抬手,“宇智波带土,你玩够了没?”

带土没有接话,只是面无表情的走到卡卡西面前,无言的直视着对方。

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带土微微低头,将自己的脸埋在卡卡西的肩头,感受到他僵硬的身体,声音低沉的说道:“卡卡西,收留我吧。你看,我是四战的犯人,虽然自由了但也不能出木叶。现在又没家了,你要不是不以六代目的身份好好看着我,我可是又会挑起战争的。”

“……”这算是什么鬼理由?

“我呢,虽然讨厌你,但是我只能选择你。你看,咱俩只有在这个方面上特有默契。”

“……”互相折磨上?

“琳又不要我,你再不要我,我就什么都没了。”

“你去追啊。”

感受到卡卡西因为自己刚刚的话而更加僵硬的身体,他从喉咙处发出低笑,“很不巧,我对的琳喜欢这么多年就没变过,还是对女神的憧憬,不是爱情。”

“……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这个注定单身一辈子的人在找‘同道中人’。”

“你自己嫁不出去也不要带上我啊,混蛋吊车尾的!”

火大!带土‘噌’地抬起头怒视着卡卡西,“你才嫁不出去!劳资是男的!”

“哦,我还以为小飞飞是扭捏的女生。”

“你才女生,你才扭捏!女人脸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你翅膀长……唔!”

卡卡西的后话被带土逼回了……面罩下的嘴里,他跟眼前的男生保持着五厘米的距离,就这样安静的隔着面罩亲吻着卡卡西,直到吃惊不已的男人放松身子, 他才撤离,并将额头跟卡卡西的额头相碰在一起。

“笨卡卡,我说真的,从今天开始我照顾你的起居,你看着我别让我再去报社,怎么样?”

白发男人弯起眼睛笑道:“这次报社你还有什么理由?”

“有啊!”带土笑着将卡卡西的面罩扯下来,快速的在其唇上偷个吻,“第六代火影大人不给饭吃,这种没饭吃的虚假世界当然要毁掉。”

闻言,卡卡西噗嗤笑了出声,说了句‘你就扯吧’,便跟带土亲吻了起来。

这大概是宇智波带土这三生两世唯一一次的一个借口。

他们之间已经无需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这个晚了多年的吻足以。

FIN.

得到住宿允许,且期限是一辈子的带土,及其速度地脱了鞋袜跳到床上,边拍着床铺边对卡卡西说:“来来来,笨卡卡,带土哥哥会好好疼爱你的(๑•̀ㅂ•́)و✧”

“……눈_눈”我现在把这个吊车尾丢出去还来得及吗?!——丢了一发雷切过去的六代目生无可恋的想道。


——————完——————

随手码的,没有逻辑,流水账,大家随意看看吧(●◡●)ノ


评论(2)
热度(192)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