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婚后恋⑦

※:现代AU

※:主带卡。包含:止鼬、鸣佐、柱斑、扉泉等

※:一纸契约练就而成的恋爱,各种小白,没有逻辑。写到哪儿算哪儿。

 

至今未我的所有五件套文章目录总汇,前文请去里面翻看。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快到轻易地指尖上流过。

  当月色再次包裹这片大地的时候,当深幽的夜色再次降临这里的时候,市区的灯光变成这歌舞升华的信号弹。

  高档的皮鞋踩在油泼马路上,有节奏地响着,它的声音预示着主人的心情,颇为沉重,略显不悦。

  宇智波带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差不多是斯坎儿下班的时候了,他这么想着。

  那张充满疑问的照片安静的躺在他的口袋里,不知何时就会成为一场争吵的导火线,即便,那并没有什么理由和立场。

  其实他有想过,漩涡鸣人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这件事必须由他自己去问,可仔细想想,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句‘我想和谁一起出做什么,都应该给你没有关系,宇智波带土先生。别忘了我们的合同上清楚的写着,不介入彼此的生活。’还萦绕在他的心头,这使他感到恼火,却又觉得自己确实没有立场去做什么。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斯坎儿已经走到他身边了。

  还是那副笑脸,还是那种无所谓的口吻:“走吧?”

  带土愣了愣,“去哪儿?”

  “……”斯坎儿迷茫的笑笑,“不是你来接我的吗?!要去哪儿还不是你说的算?虽然我更想直接回家。”应该不可能。

  “哦,去大宅吧,斑说要一起吃饭。”

  说完,宇智波带土拿出车钥匙去开车,斯坎儿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微微沉思。

  他倒是不认为昨晚的事情会对宇智波带土造成什么不好的回忆,毕竟是酒后的行为,醒了也就过去了。

  更何况,他没有说错什么。

  红色的法拉利在路上划出一道美丽的轨迹,刚刚还未到来的夜风,随着车子的移动缓缓地吹起。

  二人就这么保持着沉默,你不言他不语,看似坐在一起,却彼此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直到宇智波带土看似不经意地提到他的禁地。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愿意拍人物照呢?”

  “……”闻言,斯坎儿的身子不可察觉的僵了一下,却很快又恢复,然后用着漫不经心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缓缓道,“不,只是没有兴趣而已。”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是么,我还以为你是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呢。”

  “……”斯坎儿不再接话,因为不能再接话,这是他绝不愿意再次回忆起的往事与痛苦。

  直到到达目的地,他们之间不再有丝毫的对话。

*

  【小叔叔,你找到自己的‘良药’了吗?】

  宇智波带土躺在床上想起今天晚饭期间,自己的大侄子小声询问自己的话。

  ‘良药’……吗?鬼知道!

  带土有些烦躁,以至于一夜未眠。

  当然,他并不否认的是,因为他身边躺着一个让他无法入眠的人。

  在大宅留宿必定是要睡在一起的,毕竟他们是名义上的夫夫。

  第二日,斯坎儿一早的就去了工作室。

  今天他没有事做,跟着同样休息的几位侄子和漩涡鸣人待在家里休息。

  宇智波带土看着手中的照片发呆,还是没能问他,我到底是怎么了?

  他叹了口气,“我说啊,在你们眼里,我和那家伙的关系看起来怎么样?”

  一句话成功的吸引了整个屋子里人的瞩目。

  漩涡鸣人差点儿被一口水给呛到,宇智波佐助替他顺着后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废话?!宇智波佐助虽然对带土和斯坎儿的事情并不是百分百了解,但他又不是傻子,多少还是能猜想得到的,尤其是最近他家小叔叔的反常。

  而知情者的漩涡鸣人、以及早已看透的宇智波鼬、宇智波止水就更加的不言而喻了。

  “唉,果然还是不能太高估小叔叔的情商呢。”宇智波止水并无恶意的说道。

  若是换做平时,宇智波带土早就炸毛了,但是现在不会,因为他确实觉得自己貌似病的不轻,病到很多情商已经跟不上节奏了。

  宇智波鼬翻了翻杂志,说:“这种事情,问你自己不是更合适吗?!”

  “……”带土放下照片,难得一见的正色,“我要是知道的话还问你们干嘛?!!”

  唉。这人咋就蠢成这样呢?!要不要告诉琳姐带他去看看脑科啊我说。鸣人无奈地摇摇头,“带土啊,你觉得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是你问我们的吗我说!!”这人真该去看脑科!

  带土想了想,回道:“我跟那家伙是合法夫夫,仅此而已。”

  “……”

  “只是,我觉得最近我很奇怪。一开始吧,只是觉得这家伙不错,是个合适的人选,就没有想太多。但是……”对,一开始我只是想要赶紧打发老家伙,不要再让我去相亲,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佐助似笑非笑的挑眉,“但是你最近觉得不满足于现状了?”

  “嘛……”

  “小叔叔,我就问一句。你俩本垒了吗?”鼬的话一出,几个人纷纷喷水。

  喂喂喂,这么露骨的话你别这么平静的说出来啊!

  带土皱起眉,虽说都是成年人,但这话从自家侄子口中说出,还真不是好感觉。“不,没有。”

  果然。

  他们四人想到。

  漩涡鸣人本着帮帮自家师母(?)的想法,拉了把椅子坐在带土身边,化身为知心弟弟,“那,带土你想要和斯坎儿老师做些什么吗我说?”

  “……”额,没想过那么多。“也许吧,前天我喝多,然后我跟他有点儿小不愉快,期间我貌似对他动手动脚的,感觉还不错?”

  “那就没点儿别的什么感觉?”鸣人双手挥动着,想要奋力地表达着什么。

  “什么感觉?”带土问道。

  止鼬二人面面相觑,决定拉自家叔叔一把。

  “比如说,心里有点儿小鹿乱撞?”宇智波止水。

  “比如说,下腹一紧。”宇智波鼬。

  “比如说,想要推到斯坎儿。”宇智波佐助。

  漩涡鸣人抽了抽嘴角,他真心觉得这三兄弟真是……露骨的很。

  “有、有吧。”带土的脸微微红了起来,他还是没办法像侄子们那样毫无遮拦地说出口。

  毕竟他是直男。

  好似想起了什么,止水扭头问带土,道:“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叔叔,你是直男吧?”

  “……”这不废话么!“你什么意思?”

  止水笑笑,“不,只是一开始大家都在想,身为直男的小叔叔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男人,我们还以为叔叔是在做戏,看来是我们想得太多了呢。”

  “……”你们想得不多。但我怎么觉得……我是不是早就暴露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读心术这种bug,那这屋子里的四个人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告诉他:是的!暴露了,很早!

  “那,如果要是让带土跟斯坎儿老师做,你能做得到吗我说?”鸣人继续问道。

  “……”额……大概能?

  观察着带土的表情,鸣人换了个问题,“这么说吧,如果让带土你跟别的男人上……额,做呢我说?做得到吗?”

  也许是鸣人的表情太过于认真,带土不自觉得跟着节奏走的想象了一下,很快他就皱起眉头,一脸嫌弃。

  嗯,很好。这家伙的确是没救了。都特么这么明显了,咋就不明白呢我说!眼看着不开窍的带土,漩涡鸣人开始掂量自己给这个直男做心理辅导会死掉多少脑细胞,但又看了自家恋人‘继续’的示意,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始引导对方。

  “要是让你跟斯坎儿老师什么都不做,就是单方面的盯着老师看一个小时呢?”

  “这算什么鬼问题?……嘛,大概做得到吧。”昨晚睡不着,我基本盯着他看了一夜。

  “那要是让你盯着我或者佐助看一个小时,你做得到吗?”

  “……”带土给鸣人透过一个‘关爱智障’的目光,“你小子当我有病啊!”你有啥好看的?!

  是我有病!在这儿浪费脑细胞,充当你的知心弟弟!漩涡鸣人一个激动差点儿把手中的咖啡杯砸到带土脑袋上。

  带土那句话成功惹得三位宇智波笑喷,止水看不下去的摊牌,“小叔叔,告诉你好了,我看你是对斯坎儿桑产生爱意了。”

  “……”什么玩意儿?爱意?我?对斯坎儿?

  瞥了一眼陷入沉默的宇智波带土,四人小组纷纷摇了摇头表示:对一个情商低到堪比智障的人而言,就让他慢慢苦恼去吧。

*

  宇智波带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更加不曾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

  他至今都还记得,他当初之所以会找斯坎儿作为自己的交易人,就是因为他敢肯定自己不会爱上他。

  但是呢。

  爱情这种东西,总是这样,想暴风雨一样,来的悄无声息。

  他觉得有些可笑。

  可是,当他想起侄子们和鸣人的问题时,又觉得:嗯,没错。我大概是喜欢上那个家伙了,这跟自己是不是直男没有关系。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就像是自己会喜欢跟朋友们一起去酒吧嗨一样,自然而然。

  但此刻他清楚地知道,斯坎儿不喜欢自己。

  那个人拥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去探索那个秘密,更加不自信他能让斯坎儿喜欢上自己。

  宇智波带土发了一条信息给自己曾经的女神及初恋——野原琳,得到的只有一句话:

  喜欢,就去追。

  看完后,他笑了。

  哦,那就去追好了,他就不信还有他宇智波带土做不到的。就算有,也要给他打破~!

 

TBC.


双更做到了,三更估计没办法了,看来我的精分程度还是不够啊2333333


现在总算是让带土意识到自己喜欢老卡了。

评论(10)
热度(115)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