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点梗】都是哥哥惹的祸

☆点梗亲:狂生轻澜 

☆点梗cp:扉泉

点梗内容:想看扉泉,只要天天的和he,任何pa都吃

☆内含:柱斑,打酱油的带卡、止鼬、鸣佐

 

 @狂生轻澜  抱歉亲爱的,这么久了才更新。一直都被我放置paly了。而且这是2000粉的点梗,没想到被我拖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发出来(土下座)

 (已经快三千我才放文,真的是罪孽啊。我该死!)

目前我的所有五件套文章的总汇目录

————————————————————————

 

  “祝福你们,终于结婚了。”宇智波鼬手中端着婚礼蛋糕一边吃一边送上祝福。

  “真是的,舍得结婚了你们。”宇智波止水在一旁附和道。

  “说得没错啊,你和扉间这长跑了7年的恋情可算是开花结果了。我就说嘛,泉奈你再不嫁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宇智波带土打趣道。

  旗木卡卡西翻翻白眼,“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说他们?你准备的结婚戒指是打算带到坟墓里吗哭包。”

  “卡卡西33是想要赶紧嫁给带土吗我说?!”波风鸣人拥着宇智波佐助对自家老师吐槽,“嘛,泉奈叔和扉间叔结婚了,接下来就轮到33跟带土了啊我说。”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一脸懵逼的接受着这莫名其妙的祝福,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他们傻傻地愣在原地,脑子完全跟不上对现状的分析和理解。

  结婚?我和……谁?宇智波泉奈手里还握着苦无,听到他结婚了而且还是跟自己的死敌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想要把苦无糊到对面人的脸上来证实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对此,千手扉间意外的跟他的死敌有了同样的想法。这些人……是谁?我结婚了?而且,对方竟然还是宇智波泉奈?!!!开什么玩笑!

  “我说你俩玩什么paly呢?让你们换衣服回大宅吃饭,谁让你俩cos忍者了?!”而且还一身的灰,搞什么?宇智波佐助夺过泉奈手中的苦无说道。

  “……”

  “……”

  泉奈与扉间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着。他们发誓,这大概是他们唯一一次主动与对方合作。

  这个乌龙情况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

  这天,宇智波泉奈起床后本想找自家哥哥切磋,自从父亲过世之后,他就跟宇智波斑相依为命,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在战场上,所以他想把握每一分一秒。

  可让他感到火大的是,下属竟然说宇智波斑一大早就出门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的哥哥是把这个门出到哪儿去了,气得他直接开启了万花筒。

  “泉奈大人,你去哪儿?”宇智波凉心塞的伸出尔康手,他家的族长动不动消失就算了,现在小族长也打算‘跑路’是个什么意思?能不能愉快玩耍了?

  宇智波泉奈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要去宰了千手柱间!”

  “什……!”泉奈大人你玩什么不好,玩暗杀吗?千手家的人要是能那么容易被干掉的话,前代他们早就胜利好么!快别闹成么!!!

  就在宇智波凉保持着尔康手吐槽的时候,宇智波泉奈早就没了人影,这让身为贴身随从的凉顿时想要离族出走。

  相比宇智波这里,千手那边也没好到哪儿去。

  千手弥生手握卷轴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现在满脑子只有冲到宇智波一族那里爆打宇智波凉一顿。

  身为两位族长贴身随从的千手弥生和宇智波凉在战场上也是死对头,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俩比谁都要了解对方的心情……族长动不动就消失的艹蛋心情。

  因此,在这最不爽的时刻,果然还是想要找人出出气,而起因又是因为宇智波斑,那就只能暴打宇智波家的人了。

  “扉间大人!!!说好的少看漂亮的宇智波呢?你这去找宇智波泉奈有什么用啊?!能找回柱间大人才有鬼!”弥生丢下卷轴刚想跟着去,就被扉间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你给我留在这里,我去把大哥找回来,顺便跟泉奈算算账。”

  弥生的尔康手还没伸全,千手扉间早就没了身影。天呐,你们干脆联姻算了混蛋!好上火啊,我要离族出走!

  当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找个自家哥哥们的时候,这两位正打的欢快,丝毫没注意到寻来的弟弟们。

  宇智波泉奈拿着苦无戳了戳同躲在一旁的扉间,“你赶紧给我把你那蠢蛋大哥带走!”

  “你怎么不先把宇智波斑带走?!”开玩笑,你能拦得住你拦啊!扉间把泉奈的手打一边,随后嗤笑,“话说你就这么喜欢我的苦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泉奈看着手中的苦无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手中的苦无是上次对战时从扉间那里夺走的,他急忙忙地把苦无藏到背后,“我抢走了就是我的了,我要用他要了你的小命,哼!”

  不还就不还吧,你傲娇个什么劲儿啊。扉间咂咂嘴。

  眼看自家哥哥们使出大招,他们分别上前想要帮忙,可却被波及到爆炸中,正当他们认为这下不死估计也半个月下不了床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而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则是两脸两懵逼的看着弟弟们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等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扉泉婚礼现场。

  也就是开头的场景。

*

  换上现代服装的二人极其的不自在,尤其是他们给扉间准备的还是正装,当然这也是因为这里的千手扉间平时就喜欢这种正装。

  而当他们坐在止水开的车中之时,完全是一副惊恐的状态。

  他们这些忍者可是没见过这么先进的交通工具啊。

  “我说你俩从刚才开始就很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坐在副驾驶的鼬看着后视镜问道。

  泉奈没有回答,反倒是指着佐助问道:“这个跟我长得挺像的小子是谁?”

  “哈啊?”

  闻言,鼬挑了挑眉,佐助则是一副‘你吃错药了吧’的表情。

  带土眨眨眼,“病了?”

  “你以为是你吗宇智波带土。”佐助吐槽道,“我说泉奈,你是没睡醒?还是跟扉间结婚就高兴过头了?”

  “谁高兴跟这个千手白毛结婚啊!!”宇智波泉奈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跟这个白毛结婚,还不让我去死。”

  “哼!不要说得好像我很喜欢跟你结婚似的。”扉间静静地在一旁反击。“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这下看来是真的病了。宇智波带土扶额,“去宇智波大宅,斑和柱间在家等着你们回去一起吃饭呢。”

  听到这里,扉间和泉奈相视一笑。好的,不怕来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就怕没有个认识的人,这下能安心一点。

  一到大宅,泉奈看到宇智波斑就直接飞扑上去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斑差点儿没站稳。

  “泉奈,怎么了?千手扉间欺负你了?”稳住身体,斑摸着弟弟的头轻声询问。

  嗯!是往常的哥哥。虽说有点儿……不一样?“没错!就是千手扉间欺负我!”

  话音刚落,宇智波斑就微微眯起眼睛看向站在远处的扉间,“我刚同意泉奈跟你的婚礼,你这家伙转眼就开始欺负他?可以啊你千手扉间。”

  “扉间?你怎么欺负泉奈了?我可是费了不少劲才让斑答应你们结婚的啊。”千手柱间显然是站在爱人这边的。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千手扉间发誓,这是活这么大以来他唯一一次如此想要手刃了自家兄长,还是以最残忍的方式。

  “大哥,我希望你在冤枉我之前,给我个机会说话。”

  柱间抬了抬手,说:“不用说了扉间,我如此之了解你,我肯定是……相信泉奈的。”

  “……”你真是我亲大哥,亲到让我想把你塞回娘胎里重塑一下!叹口气,扉间又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要跟前言的这个‘冒牌货’生气。又或者说,在这里他才是‘冒牌货’。

  对于他们忽然出现在这个未知的世界和时间的事情,扉泉二人已经不再那么吃惊了,就当做是一场梦幻的穿越之旅好了。

  但让他们不爽的是,无论是哪个时空哪个世界他们的哥哥都是纠缠在一起,更过分的是这个世界里的他们竟然还结婚了?这让宇智波泉奈分分钟想要掀桌。

  当然了,他们的秘密并没有跟其他人分享,毕竟那太过匪夷所思,解释起来也很麻烦。

  这顿饭吃得相当诡异。

  从始至终都在观察扉泉二人的宇智波鼬微微一笑,对于二人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么有趣的事情实在是难见。

  他在宇智波止水的耳边呢喃道:“止水,你不觉得他们俩个很奇怪吗?”

  “同感。”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大概除了那边坐着的弟控跟坑弟元祖之外,其他人都发现了吧。“小鼬,你可别学带土啊。”

  潜台词就是别作死。

  宇智波鼬耸耸肩,继续小声地回应,“不会。只不过让他们把该办的给办了,一会儿我去准备些小礼物给他们好了。”

  “……”所以说,小鼬你别学那个宇智波带土啊。止水看到自家恋人玩心大起,但把他宠上天的自己并不打算阻止。

  宇智波佐助皱起眉,不悦道:“你俩在那边说什么悄悄话呢!”

  忽然间,千手扉间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在看到宇智波鼬的笑容后。

  他再次感到,宇智波家的人没一个省油的灯,无论是哪里的宇智波。

  晚饭过后,宇智波泉奈收到了不少祝贺礼物,他跟扉间被安排到大宅的二楼,那是之前泉奈的房间。

  宇智波鼬告诉他们,在二十分钟之后会送他们一份大礼,希望他们能喜欢。

  虽然宇智波泉奈对宇智波鼬并不熟悉,但同时宇智波家的人,他对姓宇智波的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只是,现在他的处境十分尴尬,要和自己的宿敌谁在同一个房间还是同一张床上,简直不能更恶心好么!

  环视了房间一周,宇智波泉奈二话不爽直接脱鞋蹦到床上,把被子拉倒自己的肩膀处,警惕地看着扉间,“喂!我睡床,你就给我睡到门口去,离我远点儿,如若不然……”

  话音刚落,那双漆黑的眼睛就被殷红所覆盖,写轮眼中是满满的警告之意。

  千手扉间早在写轮眼亮出之前就转移了视线,他比谁都清楚那双眼睛的危险度。

  “别开玩笑了,你这么不去睡门口?!怎么?你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吗?”

  宇智波泉奈,“……去死吧!”

  气得直跳脚的泉奈直接丢出手中的苦无,可惜被扉间轻易挡去,正当二人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他们房间的液晶屏电视里放出了一段影像,还是他们二人至今没有见过的……激烈地动作戏。

  “……”

  “……”

  一声闷响来自于地毯,二人手持的武器已经掉落,他们满脸的震惊,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三观尽毁。

  电视里正是两个男人在奋力地演绎着人与人之间最坦诚的交流,那是发自灵魂的碰撞,还有那悦耳的声音,无一不在刺激着两位忍者的耳朵和视觉。

  这是宇智波鼬送给他们的大礼,是一开始就设置好自动播放的礼品。

  并且好心的在液晶屏电视旁边附送了一章说明:请扉间桑好好学习,不要让泉奈感到不适才好,还有一份礼物就在你们的枕头下,不谢。

  千手扉间捏着手中的留言青筋直爆,这个宇智波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宇智波泉奈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后人传颂的‘宇智波家族爱’这句话。

  对于还是正直青年的二人来说,这种影响是富有足够刺激的,虽然本能想要关掉它,但是眼睛却无法移开,尤其是宇智波泉奈,连万花筒写轮眼都瞪出来了。

  直到剧中的演员释放出那来自于那一抹露水,他们才算是终于能找回自我。

  此刻的二人都已经有了反应,略显尴尬的气氛开始无限蔓延。

  “……那个……”泉奈满脸通红的开口,“你给我死一边去,不准看!”

  千手扉间,“……”

  事实上,这位未来的二代目也没好到哪去,虽说面部没什么变化,但是耳朵的红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宇智波泉奈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扉间,一瞬间玩心大起,开着写轮眼就向其靠近,他量扉间也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泉奈站在扉间的对面,微微踮起脚靠近扉间的耳边轻轻吹起,很快就能感受到对方的颤抖,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千手扉间你也有今天!”

  “……”这个小混蛋!他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一把手将眼前的人拽过来丢在床上,整个人俯上去,一手将泉奈的两只手禁锢在头顶,并抵住他的腿,将领带扯掉蒙在对方的眼睛上防止对视上写轮眼。“怎么样,现在看你还怎么嚣张。”

  “千手扉间给你我放开!”宇智波泉奈挣扎着,但无奈自己最有力的武器已经被对方‘剥夺’,他只好用口头威胁。

  也不知道是宇智波鼬的设置问题,还是宇智波止水也跟着玩了一把,刚刚已经变成黑屏的电视中又开始了另外一场演出,而剧中的两位少年的姿势跟此刻的他们略相似。

  难得一见的,千手扉间忽然想逗逗这个嚣张的死敌,故意俯身在对方耳边呢喃,“你觉得,我要是像刚刚那个人一样那么对你,你是不是会直接自杀?”

  宇智波泉奈,“……”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又不是女人,哪来的贞洁被夺的就去死啊?而且,他一定会跟自家尼桑花样暴打的复仇的。

  停下挣扎的宇智波泉奈如此的想到。

  其实扉间也只是说说而已,他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想要吓吓宇智波泉奈,最多就是帮对方释放就好了。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到最后没能控制好的正是他自己。

  一夜过去,两个来自久远过去的二人此刻正生无可恋的瞪着天花板,无限放空。

  完了,这下我没脸去见尼桑了。这是失去了什么的宇智波泉奈。

  完了,这下我没脸去见族人了。这是夺走了什么的千手扉间。

  而最终,宇智波们给二人准备的玩具和事前道具一概都没用上。

*

  本来只是想打完一场恩爱架的柱斑二人在发现自己的弟弟们被卷入战斗中还不见了之后,一起寻了半天也没见人,只得匆匆回去希望能找到,可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是不见了。而当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纷纷又跑去之前秀恩爱的地方寻找时,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丝不挂且生无可恋躺在一起的二人,宇智波斑当场就让千手柱间起舞了。

  俗话说,弟弟的锅哥哥背。

  千手柱间也懵了,他没想到自家弟弟这么厉害,人拐到了不说,还把对方给吃干抹净了。

  他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是落后了?

  这么想着,二话不说就放大招,将宇智波斑禁锢在木遁之中,他从斑的身后将其拥在怀里,口吻轻柔,“斑斑,你看咱们的弟弟都已经……咱们是不是也?”

  “去死!”宇智波斑等着写轮眼就开始爆查克拉。

  然而这两位打着打着就开始撕衣服,最后也滚在了一起,还给弟弟们上演了一场真人秀。

  更加生无可恋的二人绝望了。

  宇智波泉奈虽然很想上去暴揍对自家尼桑出手的千手柱间,可无奈腰间的疼痛感让他动弹不得。

  千手扉间坐起身扶起泉奈,为其揉着腰,“我想了想,我不是那种做出这种行为还不负责的人,今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宇智波泉奈,“……”他实在是不懂这个死敌的脑回路是怎样的。

  但是他必须承认,千手扉间虽然也是第一次,但是感觉还不错。

  “哼。就勉强答应你吧。”

  最终而言,他们这对兄弟是找到能牵手一辈子的人了,可是这下就苦了他们的随从也就是未来的三把手们,只能跟在其身后任劳任怨。


FIN.


要是问他们怎么回来

很简单

眨眨眼就回去了23333333


评论(10)
热度(213)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