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简单的幸福

  旗木卡卡西最后的意识停留在鸣人与春野樱的眼泪中,他停止了呼吸。

 

  这一生,他是一个传奇,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忍者。

 

  只是,他膝下无子无女,一生未娶。最在乎最珍爱的人早早离去,他在闭上双眼的时候并未觉得苦痛,倒也谈不上解脱,走得很安详。

 

  这一生他有无数的好友,也有三位值得骄傲自豪的学生。

 

  为他守夜的是四位学生,以及坐着轮椅的迈特凯、暗部的后辈大和。

 

  卡卡西的灵魂还未离开,他站在自己的遗体旁,略带哀伤与一丝新奇的看着这一切。

 

  春野樱的眼泪从白天起就未断过,漩涡鸣人就更不用说了,宇智波佐助虽然没有哭,但是伤心的眼神展露无遗。

 

  后者两人都是失去过最爱的事物,所以他们懂。

 

  夜晚的微风轻轻拂过每个人的脸庞,卡卡西弯起了笑眼,月牙状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有神,他的灵体飘到三位学生的身后,一个个抚摸着他们的头发,就像往常那般。

 

  好似什么都不曾改变过。

 

  只是,活着的人明白,什么都不一样了。

 

  人都会有这么一天,所有的人都懂,但是又去祈祷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漩涡鸣人失去了够多的亲人,对他而言,旗木卡卡西亦师亦友,也是家人的存在。自来也离世那时的悲伤再次被唤起,甚至再一倍的被扩大,他觉得自己够坚强,可以支撑一切,可以接受一切,但当这一刻来临时他发现,原来不过是自我感觉罢了,心里的痛远不是感觉中的简单。

 

  对此,宇智波佐助也是一样。拥有一切的他在某天失去了一切,可是漩涡鸣人给他了所有,卡卡西为他添补了一切,所以此刻才会那么痛。

 

  只是,他还有漩涡鸣人,而漩涡鸣人还有他。

 

  那么,卡卡西有谁呢?

 

  他是宇智波。而旗木卡卡西的宇智波呢?

 

  充满哭声的灵堂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戴着暗部的面具,身着一身漆黑,从头裹到脚。

 

  他一言不发的走到灵堂前祭拜,宇智波佐助抬头看了他一眼,觉得哪里怪怪的,又觉得也什么不对。

 

  那个男人按照行了礼便不再动,只是目光一直锁定在卡卡西的遗体上。那双眼睛好似有无尽的话要说,但却又一言不发。

 

  鸣人疑惑的询问道:“你是?”

 

  “一个故人。只是想为他守夜,以……你们无法担任的身份,为他送行。”那人的声音嘶哑,让人觉得不舒服。

 

  漩涡鸣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被佐助拦住,“就让他留在这里吧。”

 

  他们都清楚,卡卡西的故人不是已经不在了,就是留在了灵堂。更何况这个所谓的‘故人’是如此的可疑,不过倒也不值得他们多加注意。

 

  男人走到卡卡西的遗体旁将鲜花放置在他的脸庞,戴着黑色的手套轻抚着卡卡西受伤的眼睛,好似是对待珍宝一样。

 

  卡卡西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不曾记得自己认识这号人物,但又觉得有人愿意来悼念自己,也算是一种幸福之事。

 

  但是,那个男人的眼神中有着太多的言语,卡卡西很想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他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好像……

 

  很奇怪。

 

  他觉得那个男人好似是‘看到’了身为灵体的他,那双眼睛中多出了名为‘温柔’的东西,他们就这么对视着,静静的以两个世界的身份对视着。

 

  没有人打破这场柔和的安静。

 

  忽然间,卡卡西觉得那人好像笑了,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对方的脸庞,可那双眼睛无疑是含有笑意的。

 

  男人放下手前轻抚了卡卡西依旧柔软的白发,然后以一个守灵人的身份坐在卡卡西的遗体旁,抬起头继续望着灵体的他。

 

  就这样,等到了天亮。

 

  当太阳升起之后,卡卡西的遗体就要被火化了。

 

  从他担任第六代火影之后,就不再有土葬的规矩,为了防止后人再次使用秽土转生。

 

  鸣人站起身离开灵堂去做准备,佐助让小樱和佐井送迈特凯以及大和回去,等待火化的时间再做通知,而他则留在了灵堂。

 

  “已经足够了吧?”佐助盯着那个不速之客,说道,“宇智波带土。”

 

  男人无奈地叹口气,“你还是那么不可爱,佐助。”

 

  “哼。”

 

  “没什么,知道卡卡西这个家伙也要跟我们团聚了,我想为他守夜,就拜托六道老头儿帮个忙。”他一边说着一边取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完好的脸庞。

 

  灵体的卡卡西忽然笑了,他就觉得那双眼睛的神情太过熟悉,熟悉到他不敢相信,想要去确认却又不敢。

 

  虽然不知道六道仙人到底是做的,能让带土以灵魂的状态进入到别人的体内,但是……他觉得有必要去那个世界之后上门拜访一下。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对方能看得到他了。

 

  佐助可不相信他的鬼话,六道仙人要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就不会有因陀罗与阿修罗的事情发生了。“你想守夜?那四代目不是更应该来吗,还有你们的另一个同伴。更何况,六道怎么会答应你?”

 

  言下之意就是:你算老几!

 

  宇智波带土真心不是第一次发现了,他家的这个小侄子真的嚣张到想让人揍他,还是暴揍的那种,“卡卡西或者鼬没有教过你看透不说透吗!”

 

  “没有。”

 

  宇智波带土,“……”真的揍他可以吗!

 

  “鼬说过,人到死都不会变……但是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你是不是也学乖了,想要正视一些事情了。”佐助看着卡卡西的遗体说道。

 

  身为灵体的卡卡西想要说什么,可他觉得佐助应该听不到,能听到的无非就是眼前这个又玩‘诈尸’的吊车尾,索性就抱臂观看两个人对戏。

 

  带土砸了咂嘴,对着佐助和灵体卡卡西说道:“我死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变了,将整个忍界搞得一团糟。现在我已经死了第二次了,应该像鼬所说的那样,做个改变吧。”

 

  “哼。原来你还知道啊。”佐助瞥了带土一眼转身离去,将空间留给他们。

 

  最后的该别毫无意义,毕竟他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可他偏偏又懂宇智波带土为什么这么做,想要以‘活人’的方式送卡卡西离开,为了卡卡西送他两次。想要以新的方式迎接卡卡西,带着他一起前往那个世界。

 

  啧!这该死的家族爱。

 

  看着小侄子离去,宇智波带土将视线放到卡卡西的遗体上,静静地说:“卡卡西,这是以我的方式为你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让你等了我那么多年,真的很抱歉。”

 

  旗木卡卡西,“……”原来这个哭包知道啊。

 

  “本来我是不想来的,但是琳那家伙一直念叨,很烦。”他没看卡卡西的灵体,他知道卡卡西听得到,但是他现在只想说给这个听不到的卡卡西听,“你为了我,以‘宇智波带土’活了十八年,然后又以‘宇智波带土的梦想’活了后半生,已经足够。辛苦了,同伴。”

 

  旗木卡卡西,“……”也许他等的不过是一句‘理解’,一句‘辛苦了’。

 

  “现在,那个拷贝忍者死亡了,木叶第六代火影大人也死亡了。所以……”带土忽然转身看向灵体的卡卡西,轻笑,“从现在开始,就只做旗木卡卡西吧。那个臭屁、自大、不可一世又毒舌的旗木卡卡西吧。”

 

  听到这里,卡卡西也笑了,“现在的我还做得到么?”

 

  “可以的。因为从现在起,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你忘记了‘真正的旗木卡卡西’是样子也没关系,我来告诉你。哪怕这次由我来活成你也可以,现在我只要你就足够了。”一边说着,带土的灵体一边脱离那个男人的身体。

 

  卡卡西盯着带土打量,“你……病了?”

 

  宇智波带土,“……”这个白痴!不对,宇智波止水那个混小子,咱们回去算账!说好的‘这些话一出口保证拿下卡卡西前辈’呢?!!

 

  他果然还是觉得自己和卡卡西就想是水和油,永远无法相融。

 

  不。

 

  或许就是这样,所以才会那么惺惺相惜,所以才会那么……在乎?

 

  “好了笨卡卡,我都这么……这么……额,我都向你告白了,你还想怎么样?!!”带土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他甚至产生了自己吃了一发家族特产的错觉,即使他是灵体。

 

  旗木卡卡西好笑的看着宇智波带土,忽然间觉得,其实死亡也不是那么令人感到悲伤的事情,至少他得到了他一直奢望的感情,一直奢望的回应。

 

  自己的三位学生正在向这里走来,他感到自己的心好似被填满了,幸福感都要溢出来了一般。

 

  月牙似的笑眼微微弯起,他对带土伸出手,“哭包!还不拉着我走?”

 

  “啊?……哦。”宇智波带土这才反应过来,笑得像个孩子,“走吧,琳和老师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两个灵体与漩涡鸣人他们擦肩而过,停下脚步向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挥手,就算看不到也好,察觉不到也好,只是一个简单的告别,顺便告诉他们:

 

  我们很幸福,所以你们也要幸福。

 

FIN.

 

  人总是要离开,这些是必然的。

 

  人从出生就在不断向死亡所迈进,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时间会带走一些真爱的人,也会带走悲伤。

 

  只是遗憾会永远留在活着的人心中,难以消散。

 

  今天,我失去了挚爱的奶奶,但是我还有爷爷,我还有把握珍惜的机会。即使难过,即使眼泪无法停止,但是我依旧要向前走。

 

  我要告诉自己:没事的,一切悲伤不会消失,但是总会过去。

 

  本来只是因为守夜,不想让自己一直掉眼泪,所以就有感而发的写个文,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要写个悲伤的结局与过程,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好好的。

 

  其实这样的结局对于带卡而言已经很好了。

 

  不是吗


评论(17)
热度(169)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