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爱你,直到没有明天

领走。。。

小黑屋幼稚园:

“猜猜我是谁”群活动投稿作品A/主题:神枪手


———————— 


0-1.


 


  “给我一个可以心动的理由。”那个男人如此说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因为脸上的伤痕而有些瘆人,像是恶神降临。


  即便如此,我依旧直直的看着他仅剩的眼睛,大声地告诉他:“因为我要保护旗木卡卡西,我喜欢他!”


  男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应,就在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他笑了:“噗~你?要保护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的人?弱者是没有资格说保护的,你应该变得更强一些。”


  “那就是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方才干净利落解决了几个大汉的男人,竟然会答应我这种小鬼的请求,我甚至能预料到未来的我一定会成为一名‘神枪手’,因为这个男人的枪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如果你能跟得上我的教学,并且能够做到杀人的话,我会教你怎么用枪,但是……”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那只眼眸中闪烁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枪不是用来保护的,而是用来夺取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无论如何,这个男人都答应收我为徒了!


  “你叫什么名字,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我叫宇智波带土,记好了!”真是的,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小鬼,就算我才9岁也不可以!!


  “呵~”也许是错觉,我感觉他笑了,可惜还没等我确认,那个类似是笑的表情就消失了,他只是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发,丢下一句,“我叫鸢。”


 


0-2.


 


  我和旗木卡卡西是在木叶组织认识的,这里有专门收养孤儿的‘福利院’,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其实,我们这些孤儿是要被组织培养成杀手,成为替组织卖命的道具。


  第一次见到卡卡西的时候,他瘦小的身影和坚强的眼神一下子就让我沦陷,从那天起,我的世界里就只有卡卡西。


  只有,卡卡西一人。


  为了保护他,无论如何我都要变强!


  组织里有一个神秘的杀手,他总是戴着面具,被组织的人称为‘鸢鸟’,是真正的死神,只因为鸢鸟这种动物是以死者的腐肉为食的。


  鸢的训练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斯巴达,我常常都在想,或许我会死在这种训练下而并非是敌人的枪下也说不定。


  “带土,你没事吧?”卡卡西无比担心的望着我手臂上的伤口,颤抖着手不知所措。


  我对着他傻笑,一把抱住他,抚摸着他的白色头发,说:“我没事,只要有笨卡卡在我身边,我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我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喜欢你,卡卡西。”


  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我能感到贴着我脖子的耳朵有多烫,看,我的卡卡西也是喜欢我的!


  “你可以保护他,但是你不能喜欢他。”


  就在我将这个事情告诉鸢之后,他是这么回应我的,原以为他会为我高兴,却没想到……


  “为什么?!!”


  没有理会我愤怒地神奇,只是淡淡地说:“因为他会成为你的弱点,也会变成你的致命点。”


  他告诉我,人类的致命点是心脏和大脑,而我的这两个地方都装着旗木卡卡西,所以,笨卡卡就变成了我的心脏和大脑。


  我是这么理解的。


 


0-3.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事情,比如我和旗木卡卡西的关系,我们从彼此相依,变成了彼此相拥;从不会对彼此隐瞒任何,变成了有所保留,只因为我们都正式成为木叶的干部。


  不同的是我是杀手,而他是情报人员,我们有义务对任务闭口不谈,这也是一种保护自己和彼此的方式。


  鸢还是一如既往的独来独往,偶尔会回到木叶指导我。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总是不在组织里,为什么总是戴着面具。


  “我为了找一个仇人。我进组织的条件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我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任务,并且以我的仇人为主。”他如此说道,“至于面具……我脸上的伤疤就是因为他,看到这个伤疤只会让我更想杀了他,用最残忍的方式。”


  说实话,鸢说到仇人的时候,目光是我从未见过的阴冷,“最残忍的方式?比如说呢?”


  鸢瞥了我一眼,忽然笑了,“我的枪法是他教的,但是他却违背我们之间的约定,杀死了我的爱人。所以,我要用他教我的枪法,杀了他!”


  那……一定很痛苦。我是这么想的,可那并不是在说那个仇人,而是鸢。


  “那个人违背了什么约定呢?”


  “他答应我会保护好我的爱人,可是他不但没有做到,反而亲手杀了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所以才会这么决定。”


  虽然我很好奇鸢进组织的另一个条件,哦,还有那个仇人的名字。但我没有继续问下去,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是九岁的孩子了,懂得了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


  鸢在走之前告诫我,一定不要相信任何人,就连他也不能相信。


  这个我很难做到,因为除了卡卡西,鸢就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很喜欢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卡卡西成为情报人员是个意外,他是偶然救下组织老大的儿子,在公子的要求下老大才答应要‘感谢’卡卡西的。


  其实,这个世界对我们还是很温柔的,不是吗。


  至少我们都还活着,并且遇到了正确的人,有很多跟我们一起进福利院的孩子都已经死了。


  我们只是碰巧还活着。


  仅此而已。


 


0-4.


 


  20岁是一个美妙的年龄,在这一年里我遇到了许多令我难忘的事情,首先是我成年了,其次就是笨卡卡那个家伙终于点头答应将自己全身心都交给我了。


  以前我们都是点到为止的,我对此一直都在抗议,可那个倔强的家伙……简直是一点点都不可爱!哼!


  天知道为了这一天,我恶补了多少相关知识,就连偶尔回来的鸢都鄙视的看着我,骂我是小鬼。


  这个混蛋!!都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小鬼,为什么只有他记不住?!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一个难忘的事情,那就是鸢终于找到了他的仇人,我是真心替他感到高兴的!


  本来我是想跟他一起去,想要亲眼见证那个除了卡卡西和鸢之外,唯一一个活在我生活中无名者,只可惜鸢并不同意,十分干脆的拒绝了。


  我想到自己手上还有一个任务,便也没有多缠着他。


  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鸢唤住了我,他将一个相同的橙色螺旋面具塞到我怀里,说:“这个算是我对你的认同,也是道别礼物。”


  等等?他说什么?道别?!


  “你要走?为什么?”


  “你忘记我加入组织的条件了吗,本来我就是为了找那个人才会答应的,而且我和头目协商好的就是,若有一天我报了仇就脱离组织。”


  老大怎么可能会同意呢?我赶紧扯住他的袖子,“你相信老大?你告诉过我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的!你觉得老大会放你走?一个有实力而且知道组织不少秘密的人离开?”


  我想他是笑了,因为他的声音比任何一次都轻柔,“会的。不是相信他,而是我有这个自信。带土,现在‘神枪手’的称号你已经很好的继承了,我对你很放心。”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并像最初见面时那般的揉着我的头发,“虽然你是个讨人厌的小鬼,但至少让我的生活不至于那么无聊,现在我应该大方的承认,我有些喜欢你了。那么,再见了带土小鬼。”


  “……”这个男人真的是……好欠打啊!


  我将个事情告诉卡卡西的时候,本来我以为他会安慰我几句,谁知他竟然跟鸢学着叫我小鬼?!!


  所以我很男人的将卡卡西按在身下教育一番,让他知道不是什么玩笑能开他男人的!


 


0-5.


 


  第二天,我亲吻着卡卡西和他告别,让他等着我带礼物回来,至于礼物是什么可不能告诉他,要不然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任务很简单,组织接到一个委托,目标是有名的石油大亨,我将会在对方经过杜桥的时候下手。


  车速行驶的很快,想要在这种条件下将子弹精准的没入对方的心脏是个不小的挑战,当然这是对于别人而言,但对于我这种‘神枪手’来说,根本毫无难度。


  透过瞄准器看着子弹是怎么穿透玻璃,又是怎么消失在目标心脏处的,我满意地给自己打了一百分,真想让鸢看看这一幕!


 


0-6.


 


  我觉得也许是我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或者是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接到旗木卡卡西的死讯?!


  我不懂!


  我不相信!


  我……要杀了那个人!!


  老大告诉我卡卡西是因为任务失败而遭到射击的,这种愚蠢的理由我怎么可能会相信!


  我发了疯般的需要亲眼去确认,甚至动手杀了几个阻止的同僚,可我根本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就算是老大亲自来阻止我,我照杀不误!


  可当我看到卡卡西的遗体之后,我笑了。


  我不再自我欺骗、安慰自己‘这也许是个玩笑,只是笨卡卡给我开的玩笑’。


  我懂了。


  我甚至十分冷静的请求老大替我安葬卡卡西,老大很清楚我要做什么,他没有再阻拦我,只是让手下把子弹替我装满,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小心。


  小心?


  哈哈。


  哈哈哈哈……


  我已经没心了,还怎么小心呢?


  现在,我大概能体会到鸢的心情了。


  因此——


  我要杀了鸢!


 


0-7.


 


  我是在一片荒地找到他的,但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反而是一直在等我似的。


  我举着枪对准他,质问道:“你背叛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委托组织指派卡卡西去伪装那个石油大亨?又为什么要老大指定我来接这个任务?!”


  “你已经知道了啊。”他事不关己似的站在那里,既没有防备我,也没有反击的意思。“宇智波带土,我记得我在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就告诫过你了,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我。同时也告诉你了,枪不是用来保护的,而是用来夺取的。”


  “但夺取的当中并不包括卡卡西!我也曾经说过,我希望你能教我枪法是为了保护卡卡西!这种本末倒置的结局,如果是你,你能够接受吗!!”


  鸢对我歇斯底里般的愤怒毫无反应,依旧淡淡地说道:“我并不记得自己答应教你枪法保护旗木卡卡西,你好好回忆一下。那个时候我说的是——”


  听着鸢的声音透过面具传到我耳中时,那段记忆也随着复苏……


   对,他那个时候说的是:【噗~你?要保护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的人?弱者是没有资格说保护的,你应该变得更强一些。


  如果你能跟得上我的教学,并且能够做到杀人的话,我会教你怎么用枪,但是……枪不是用来保护的,而是用来夺取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原来……如此,呵~,原来一开始搞错的是我自己。


  可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害死卡卡西?!”


  “带土,你记得当初我对你说的进组织的两个条件吗?其中一个是我的自由,第二个我不曾告诉过你,可现在我可以说了。当初,你的测试失败,不但没有杀死那几个男人,反而差点儿被杀的时候,我救下你并收你为学生就是我第二个条件,所以……”鸢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由学生替老师杀死仇人,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这是你该回报给我的,也是我收你为徒的代价。”


  我觉得我站不住了,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情绪侵入我的身体,啃噬我的每一根神经,我无法抑制地嘶吼着,过于用力握着枪的手几乎要出血,可我管不了这些,我只是想要发泄这种痛。


  忽然间,我想起这个男人说的,他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报复他的仇人,用那个仇人教他的枪法杀死对方。


  那么……


  这么想着,我对鸢露出了一个笑容,戴上他送我的面具,毫不犹豫地对他开枪。


  我没有一枪杀死他,而是折磨般的对准能让他痛苦却不会死掉的地方开枪,这才算是残忍。


0-8.


 


  他没有躲,像个稻草人一样的站在原地,连一厘米都没有移动,就好像是……故意的?


  我疑惑地靠近他,不解的看着他,质问他:“为什么不躲?你在等我杀了你?你想用这种方式结束这件事?你觉得你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妄想!”


  “呵~”鸢摇摇头,轻笑,“别自大了小鬼,我可没有从来都没打算过让你原谅我,恨着就好了。”


  “那你什……”


  他打断了我的话,得意地说:“这就是我复仇的最后一步,这下终于……结束了。”


  “什么意思?”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你,你说让我替你报仇是对你教我的回报,方才我没有理解这句话,可仔细想想,这句话很奇怪……你委托我杀死的是卡卡西,也就是说卡卡西是你的仇人?!哈哈哈哈,开为什么玩笑,卡卡西才18岁,怎么能在30年前杀死你的爱人呢?!又怎么可能教你这个年长24岁的人枪法呢?!你给我说清楚!!”


  鸢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


  说起来……我有多久没见过鸢的脸了?


  自从11岁之后……?


  说起来……鸢长得什么样子来着?


  皮肤很白,瞎了的左眼上有一道伤疤,说是他的仇人弄……不,不对!他不是这么说的!


  那个时候,他说的是……他脸上的伤疤就是因为仇人,看到这个伤疤只会让他更想杀了那个人,所以才会戴着面具。


  说起来……鸢为什么要用‘因为他’而不是‘他伤的’呢?!


  我觉得有什么答案要呼之欲出,却又在挣扎着。


  鸢的鲜血流到我的脚边,我看着红色的血液,一种寒意涌上心头。


  我强迫自己去掀开鸢的面具,他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当面具拿掉之后,时隔11年,我又再次见到了他的脸,除了惨白一些,几乎和记忆中的模糊轮廓重合。


  “你……到底……”我不懂。


  我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


鸢他……


  跟卡卡西长得一模一样,可以说是卡卡西多年以后的模样!!


  “正如你所见,我就是卡卡西……”他说,然后露出一个我熟悉又陌生的笑容,那是发自心底的笑,“来自未来的,旗木卡卡西。”


  “骗人……”


  他摇摇头,“这或许很匪夷所思,可它就是发生了。我现在坐着的地方,就是未来埋葬你的地方,这里……三年后会建成公墓,而你被我杀死之后……就长眠于此地。”


  “我们在木叶的经历可没有这次一样的幸运,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可能丧命,伤痕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即便如此,你依旧保护我。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只要有你在,就算是地狱我也无所谓,可是……”


  “某天,组织里的老家伙让你做出选择,你和我当中只能活一个……你想问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神枪手’,而且是恋人。出色的杀手可不能有弱点,尤其是这种致命的弱点,所以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你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设计了一个圈套,让我亲手将你杀死……用你教我的枪法。”


  “那个时候我有多痛苦,现在的你应该能明白,你这个蠢蛋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看着鸢……不,看着卡卡西愤怒地表情,我忽觉得觉得可笑,我相信他是未来的卡卡西了,因为脱下伪装的他看我的目光和我的卡卡西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从得知我的笨卡卡死去的消息到现在,一直都没流下的眼泪终于决堤,“所以你才会在我问你为什么要戴面具的时候,回答‘看到伤疤只会让你更想杀了他,用最残忍的方式’。”


  “所以,你才会在我问你最残忍的是什么方式的时候,笑着回答我‘你的枪法是他教的,但是他却违背你们之间的约定,杀死了你的爱人,你要用他教你的枪法杀了他’。”


  “所以,你才会在我问你是什么约定的时候,回答‘他答应你会保护好你的爱人,可他不但没有做到,反而亲手杀了他,你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才会这么决定’。”


  “所以!!”


  “看到伤疤会让你更加想要杀死自己,最残忍的方式是让我以同样的方式杀死旗木卡卡西,违背的约定是‘我’曾答应过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可那个我并没有做到,而你永远不会原谅我,决定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报复宇智波带土!”


  “……是。”良久后,他得意地回答。


  哭笑不得,这个词形容此刻的我最适合不过了,“好得很,旗木卡卡西!你,赢了。”


  原本想不通‘鸢’为什么能笃定老大会轻易放他离开组织,现在也明白了,因为一个死人对组织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这个男人用11年来报复宇智波带土,用11年在这个世界爱着宇智波带土,同时也恨着宇智波带土


  我丢掉枪,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卡卡西,你的复仇成功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可以诚实的回答……宇智波带土……”


  “好。”


  “你爱宇智波带土吗?”


  “爱。”


  “现在呢?”


  “呵~当然爱。”


  “不恨了吗?”


  “恨,但是我爱宇智波带土。”


  “……那,旗木卡卡西会爱宇智波带土多久呢?”


  “爱你,直到没有明天。”


  是吗。。。


  我满意的笑了,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和左眼的伤疤,低头吻住他,我能感觉到碰触他嘴唇的时候,身上传来的颤栗。


  口腔中蔓延的鲜血随着舞动地舌头进入我的口中,还有我们的眼泪。


  在这个亲吻中,我握着卡卡西的手,将他一直拿着的枪对准他的心脏,和卡卡西一起用力扣动扳机……


  旗木卡卡西最终还是满足的洋溢着笑容死去了,死在宇智波带土的手中


  我将他的遗体埋在这个地方,就是他指出的,未来埋葬着我的地方,卡卡西应该会很满意的。


  而我则回了组织,在我的笨卡卡身边自杀,当然了,我用的枪是未来卡卡西的,嘿嘿,这也算是我的报复吧~!


  从此,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旗木卡卡西,也不会再有鸢。


  你问宇智波带土?


  当然没有了,因为鸢没有了,自然也不会宇智波带土啊。


  因为啊,鸢就是宇智波带土——tobi=obito


 


9—0.


 


  “真是的,谁让你替我挡刀的?”


  带土又心疼又生气地质问我,虽然没什么威胁性。没办法,谁让这家伙眼泪不断呢,活脱脱一直被我欺负的兔子。


  “你这个替我挡了无数次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我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你可是答应我的,会好好保护自己,所以不准给我动歪脑筋,你的眼角膜我可不要,嫌弃。”


  “哈啊?!混蛋卡卡西,你竟然还敢嫌弃你男人我的眼角膜?!”带土抹了把泪就扑过来,用行动对着我的身体惩罚,他称这个为‘教育’。


  啧,不良的教育。


  躺在他的怀里,疲惫感不断涌上来,突然我想到今天看的一本书,于是就问他:“带土,你爱我吗?”


  “爱!”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回道。


  “那你会一直爱着我吗?”


  “我会一直爱着旗木卡卡西!”


  “过去呢?”


  “爱啊!”


  “现在呢?”


  “……你傻了?!我方才对你做了什么?!”


  “……做,爱?”


  “当然是爱~恩,做,爱~嘿嘿。”


  “那,你……宇智波带土会爱旗木卡卡西多久呢?”


  “爱你,直到没有明天。”


  我满意的放弃强撑着的意识,很快便沉入黑暗。


  然后……


  不久后的带土在毁掉了会保护好自己的承诺后,实现了这个承诺爱的承诺。


 


10-0.


 


  “爱你,直到没有明天。”


  ——宇智波带土爱旗木卡卡西,直到没有明天。


 


0-11.


 


  “爱你,直到没有明天。”


  ——旗木卡卡西爱宇智波带土,直到没有明天。


 


FIN.


———————— 
活动规则页:点我
竞猜索引页:点我
请在索引页下进行留言竞猜!在本页面下竞猜无效!



评论
热度(47)
  1. 幽❀ゆき小黑屋幼稚园 转载了此文字
    领走。。。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