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Who are you

这篇写的超级顺手,而且过程十分愉悦~( ¯ᒡ̱¯ )و

小黑屋幼稚园:

“猜猜我是谁”群活动投稿作品N


———————— 


Who are you




 你是谁?
  ——我谁也不是。
  那,我是谁?
  ——你是我。

  偌大的房间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不,全是黑色。
  唔……或许他看到的是红色。
  这个房间只有一位住客,他说,他叫斯凯亚。
  很可怜的一个男人,他正在努力戒鼗毒,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很庆幸,他并没有在戒鼗毒鼗所,这里是斯凯亚的家,恋人的家。
  他的恋人是一名警鼗察,那个人叫鸢。
  斯凯亚很痛苦,他觉得全身都像是被撕裂了一样,一点一点……继续一点一点。
  他想,他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他需要一点点的救赎。
  但很可惜,他的恋人并不是救赎他的那个神。
  他应该出去,去寻找解药。
  但很可惜,鸢把他锁在了屋子里。
  像一只被困的野兽,而且是一只被拔去了獠牙的野兽。
  ‘叩叩’
  Oh shit!这个该死的门铃声让他烦躁,他努力想要让这个声音停下,可他无法顺利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所以开始砸东西,把手边能砸的物品全部毁坏。
  即便是这样,他依旧感到烦躁。
  不。
  其实他是感到极度惊恐?好像有谁掐着他的脖子,他呼吸困难,甚至浑身疼痛,如同被虫咬蚁嚼着全身的骨骼肌肉。
  斯凯亚困难地从喉咙中发出低鸣,他开始想鸢了,即使鸢不是解药,但他想了。
  他需要鸢用力的抱他,将他全身都镶进身体里那种力度,至少这能使他感到爱意,而是单纯的疼痛。
  门开了,鸢回来了。
  他扑上去将鸢按到在地,疯狂地闻上去,但是鸢并没有回应他,只是任由他发疯。
  直到血腥味萦绕在鼻尖。
  斯凯亚看着鸢嘴角的血,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但是我坚持不住了。
  鸢安慰般的笑笑,这不是你的错,宝贝儿。
  不,是我的错,是的。斯凯亚从抽泣逐渐嚎啕大哭。
  一只温暖的手轻抚着斯凯亚的短发,宝贝儿,我想你饿了,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
  斯凯亚并不饿,他不想吃任何东西,他现在只需要救赎。
  看着大门关闭前,斯凯亚听到恋人说:原谅我,宝贝儿。我爱你。

  你是自由的。
  即使被拔去了獠牙,你依旧可以轻易咬死一个人。
  你爱他,可是他真的爱你么?
  如果爱,他为什么不能给你救赎?
  你看,这种爱是虚假。
  相信我,斯凯亚。
  你应该亲手摧毁它,这样,你就能得到救赎。
  他陷入了昏睡,朦胧中他感到有谁在他耳边呢喃,说着这样意味不明的话语。
  不。
  他听得懂,他想要反驳,甚至想要让那个声音彻底消失。
  不是这样的,鸢是爱他的,不是虚假的,是自己的错,他应该戒掉这个该死的毒鼗瘾。
  那人的声音还在继续,说着让他崩溃字句。
  斯凯亚捂上耳朵,奋力地问出声,你到底是谁。
  那人笑了,低沉的嗓子意外的好听,又像是恶魔的低语,然后一字一句说:……我是你,我叫做宇智波带土。
  WHO?

  鸢回来了。
  带来了好吃的秋刀鱼还有酸奶。
  但是斯凯亚讨厌这些东西,他喜欢甜的,尽管此时的他什么都吃不进。
  他摇了摇头,拒绝这些食物。
  可这好像触碰到了鸢。男人生气地谩骂了一句,粗鼗暴地将食物硬鼗塞鼗到斯凯亚的嘴里。
  他开始挣扎,疯狂地挣扎,手腕上的铁链发生刺耳的响声。
  斯凯亚觉得这声音像极了开锁声,猛兽要出闸了。
  他发狂一般的拿着手边的东西向恋人砸去。
  一下,一下。
  一下又一下。
  很快这里被血腥味淹没,刺鼻却又觉得愉快。
  鸢死了。
  他也陷入了黑暗。

  “带土先生,请醒醒。”
  谁?
  “带土先生?”
  好烦,带土是谁?
  男人睁开眼睛,刺痒的光让他下意识闭上眼睛,缓了几秒才慢慢睁开。
  很快一抹银白色闯入自己的视线。
  他试着发出声音,嗓子像是被紧紧扼住一般,只得嘶哑地断断续续地说:“你……是……谁?”
  男人笑了,轻柔地回道:“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旗木卡卡西,你还记得自己是谁么?”
  “斯……凯亚。”
  “……”旗木卡卡西摇了摇头,一边说着一边往他的手臂上注鼗射鼗药鼗物,“请记住,你叫宇智波带土,带土先生,我想你需要睡一觉。晚安。”
  宇智波带土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吸鼗毒鼗者,他的确有一个恋人,只不过那个恋人死了,被他亲手杀死了。
  因为药鼗物的原因,带土常常怀疑自己的恋人出轨,直到有一天终于爆发而亲手杀了对方。
  他患上了分裂症,称自己是斯凯亚,而这个名字是他恋人的艺名,他的恋人是名演员,同样,他也是。
  而恋人鸢是他的第三人格,是他第一次演戏时的角色名字。
  他潜意识里愧疚恋人,所以,斯凯亚杀死了鸢。
  但很遗憾的是,他还未能找回真正的自己。
  旗木卡卡西收好病例,对身边的警鼗官解释道,“很遗憾,病人还处于副人格状态。”

  电影到这里落下帷幕,影院中的观众们还在为斯凯亚感到难道而叹息。
  三日后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演员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是怎样的关系,是否是恋人才确定用真实姓名演出?而且斯凯亚和鸢的的确确是他们第一次参演电视剧的角色名字,这些是否是有关联呢?
  卡卡西笑笑,“我们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席梦思大床正咯咯吱吱的响着,伴随着一声声喘鼗息。
  卡卡西难耐的抓着床单,身后的男人发出低笑,猛地一用力,“朋友?还敢发朋友卡?说!我是你朋友么?”
  卡卡西愉悦地扬起下颚,脸上尽是红晕,“不,啊……你,是,是我……男人。”
  “哼。”不再继续折鼗磨身鼗下的人,让他得到了释放。

  病院里十分嘈杂,309和311房间的病人自杀身亡。
  他们住在对门,同时精神分裂症患者。
  野原琳皱着眉看着两具遗体被抬出,遗憾地摇了摇头。
  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他们依旧相恋了,相互折磨,相互杀死了对方。

  你是谁?
  ——我是你。
  我是谁?
  ——你谁也不是。


————————


活动规则页:点我


竞猜索引页:点我


 请在索引页下进行留言竞猜!在本页面下竞猜无效!

评论
热度(56)
  1. 幽❀ゆき小黑屋幼稚园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写的超级顺手,而且过程十分愉悦~( ¯ᒡ̱¯ )و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