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港真,这个写到开头几段之后就被我放置play了。再接着写就没感觉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小黑屋幼稚园:

“猜猜我是谁”群活动投稿作品L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宁静的午后,微风轻抚着树叶,将一片片裹上金色的叶子落入地面。
  年迈的老头弯腰拾起一片叶子轻笑,他像是透过这片子看到了令他怀念的景色,整个黑色的眸子里透露出满满的温柔。他感叹道,人老了,总是会被一些微小的事物勾起一波波回忆啊。
  还未等他将树叶放下,一个熟悉且温暖的怀抱拥住了他,“有些凉了,进屋吧,卡卡西。”
  被称为卡卡西的老人轻轻摇了摇头,放松身子,将整个身躯依托给身后的爱人,“带土啊,照片找到了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又那么的肯定,这个家伙还是那么不可爱。宇智波带土无奈地抚摸着卡卡西的白发,牵起爱人的手向他们的爱屋里走去。
  他们的家建在了十分安静乡村中,远离了高楼大厦,对于年迈的他们而言,这里更加幽静,更加美丽。
  卡卡西坐到藤椅上就看到将收拾好的照片一张张放在茶桌上,每一张照片都是一段无可替代的回忆。
  即使有些并不是那么美好。


  第一张是两名13岁的少年彼此将头扭向一边的合照。
  那一年,他们相识、相知却彼此讨厌。旗木卡卡西发誓他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跟着可恶的臭小子相爱甚至相守。
  宇智波带土亦是如此,他的手指拂过小卡卡西的脸庞,眼中的柔情像是要溢出来似的,“卡卡西,快瞅瞅这个臭屁的白团子啊,他还欠我一个红豆糕呢!”
  哦,被我踩坏的红豆糕啊,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这家伙怎么这么记仇?卡卡西失笑,“那不知道这个黑发鼻涕虫还记不记得赔我一双鞋子,我可是就穿了一次。”
  “……”
  “……”
  好吧,他们都忘记了。


  第二张是旗木卡卡西的单人照,那是他独自一人在雨中的照片。
  卡卡西依稀记得,那天是他和宇智波带土告白的日子,可是那个混蛋却逃走了,他知道,自己失恋了。
  而这张照片是闻讯而来安慰他的挚友拍下的,那人说,第一次看到旗木卡卡西哭泣,泪水被淹没在雨水中,美丽又凄凉。
  所以,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按下了手机的拍摄键。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张照片,同样是出自那位挚友之手,那是消失了三天才出现的宇智波带土,画面中的黑发少年已然是17岁的模样了。
  他红着脸抱着玫瑰花向另一名少年告白。
  与第二张形成强烈的对比,也是幸福的开始。
  “那时候我可是伤心了整整三天啊。”卡卡西样装作难过的表情撒娇。
  宇智波带土赶忙在爱人唇上偷个吻,安慰道:“咳,那、那时候我是太吃惊了嘛!!谁知道我暗恋了好久的人竟然会先对我告白啊,我那是正常反应啦!”
  “行行行,正常反应,宇智波带土少女。”卡卡西捂着嘴偷笑。


  第四张照片被撕成了两半,随后又被粘了起来。
  照片中的两人已是20岁的男人了,彼此牵手相依,却被无情撕裂。
  那是他们第一次大吵,甚至提出了分手,可最后还是带土先迈出了那一步,那绝不会后悔的一步。
  卡卡西看着照片问带土:“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接受你的道歉,没有回头,你说我们会不会就此错过?”
  “不会。”没有一秒的犹豫,带土肯定的回道,“如果你没有回头,我也会在下一秒冲过你抱住你,不让你有机会挣脱的。”


  ……
  这句话对于卡卡西而言,是比‘我爱你’更加令他感动的告白。


  …………


  第五张没有两位的身影,只有一枚对戒。
  他们结婚了。
  那一年他们31岁。


  第六张的照片大概是他们彼此都无法忘记的一次回忆,那是一片血色的世界。
  旗木卡卡西的汽车与一辆大巴车相撞,宇智波带土正在疯狂地寻找着那抹白色身影。
  这是一名记者拍下的瞬间,被他们留了下来。
  那一天对于他们而言,都太过绝望,也太过幸福。
  绝望的是看到那片鲜血。
  幸福的是带土找到了还活着的卡卡西。


  第七张是年过50岁的二人,他们远离了繁华城市,搬到这个爱之家。
  他们依旧牵着彼此的手,十指相握的站在院门口留下了这个瞬间。


  第八张是一张‘全家福’,他们的死党、他们的学生夫夫还有他们的老师夫妇在卡卡西生日这天留下的,唯一一张最珍贵的回忆。


  第九张是带土拍下的,88岁的卡卡西拄着拐杖站在院中,一只黑色的乌鸦落在了他的肩头,暖色的夕阳打在卡卡西白色的碎发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美丽而神圣。
  旗木卡卡西回头对宇智波带土露出一抹柔和的微笑,无声地说:“带土,我爱你。”
  而这张照片成为了永恒。


  ……


  第十张照片,也是最后一张照片,是卡卡西遗像。
  旗木卡卡西于一年前的秋分之际逝世,享年88岁。
  这是宇智波带土一年以来不知道多少次回想起那一天,回头去看这些照片。
  他没有哭,他想,已经不需要哭了。
  因为啊……他还会找到他。


  宇智波带土将这栋承载了他们几十年幸福的房子封锁,在夜晚降临之后独自一人来到卡卡西的墓前,将爱人钟爱的秋刀鱼放到墓碑前,手指缓缓地轻抚着卡卡西的名字,好像是透过这个名字在抚摸爱人的脸庞一般。
  他勾了勾嘴角,轻声说:“卡卡西,对于你先放开我的手这件事,我就大方的原谅你了,毕竟是我骗你在先。不过你可不要得意哦,我会很快再找到你的,到时候还是会将你紧紧绑在我身边的。毕竟,你可是我一见钟情的初恋啊。”
  随着话音的落下,已经彻底雪白的短发渐渐变成黑色,被岁月侵染的脸庞也恢复了20岁男子的菱角。
  宇智波带土将怀中一直珍藏的照片拿出来,放到卡卡西的墓前。
  身着和服的他,背后涌现出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在空气中抖了抖,他俯身在墓碑上留下一个吻,“不要让我等太久哦,笨卡卡。虽说妖怪的时间很久,但是没有的日子太漫长了。”
  言罢,宇智波带土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中。
  墓碑前的那张照片上,是一名样貌5、6岁的白团子,孩子的怀中抱着一只受了伤的年幼乌鸦。
  这就是宇智波带土的秘密,一个旗木卡卡西到最后不知道的秘密。


——十八年后


  “喂,臭小鬼,你挡住我的路了,闪开。”
  “喂,臭老头,你碍着我的视线了,滚开。”
  这是17岁的旗木卡卡西与妖怪宇智波带土的第二次相遇。
  他们依旧会在不久的将来相知、相恋、相守。
  已经一百多的妖怪带土在此刻感叹: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岁月静好吧。
———————— 
活动规则页:点我
竞猜索引页:点我
请在索引页下进行留言竞猜!在本页面下竞猜无效!

评论(1)
热度(69)
  1. 幽❀ゆき小黑屋幼稚园 转载了此文字
    港真,这个写到开头几段之后就被我放置play了。再接着写就没感觉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