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柱斑】蝶变①

☆现代AU

☆带卡、柱斑,可能有几个背景板件套出没

☆监☆狱里发生的爱情故事~~~更新龟速……


所有五件套相关目录总汇

————————————————————

  旗木卡卡西是第一次进到这里,在一片充满男鼗性不正常的欲鼗望欢呼与戏鼗谑的言语挑鼗逗中得到了‘欢迎会’。

  他在进到这里前就已经听到自己的律师如此告诫过自己,他明白这些人的戏谑声为何如此亢鼗奋。

  他开始痛恨这里不能如平时一般戴着口罩,自己的长相一展无遗。

  这并不是他自恋,只是因为这里住着猛兽,且不止一只。

  男人们炙热的目光让他感到恶鼗心。

  这里是监鼗狱,魔鬼洞窟的代名词。

  起初,不少男人来骚鼗扰自己,在没有女人身影的地方,男鼗性需要解决生鼗理需求,即便是同性的男人也没有关系,关键是他旗木卡卡西还算长得好看的。

  这种骚鼗扰持续了一周之久,直到他忍无可忍地动手将一个男人打成残废才算结束。

  进来之前,他是一名医生,想要将人在不杀死的情况下又能给予最痛苦的折磨,这是旗木卡卡西最拿手的。

  自此没有人敢再来骚鼗扰他,要知道,一个不常生气的人一旦生气之后才是最恐怖的。

 

  今天又是一阵骚动,这里将迎来一个新人,而且还会成为的室友,那人叫——宇智波带土。

  旗木卡卡西只是抬起看了新室友一眼,转而继续阅读手上的书本,完全没有想要搞鼗好关系的打算。

  当然,这并不代表对方没有。

  宇智波带土右边脸抱着纱布,看样子是进来之前所受的伤,这跟旗木卡卡西的左眼相似,他也是在进来前被一个跟踪狂划伤了左眼。

  庆幸的是,眼睛并没有大碍,只是会留下一道伤疤的程度。

  “你好,我叫宇智波带土,以后就是你的室友了。”男人眯着眼睛笑道,友好的伸出手,“还请多多指教。”

  旗木卡卡西没有再抬头,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专注的看着书,口吻淡淡的回了一句:“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耸耸肩,没有在意白发男人的失礼行为,打个了哈欠躺到上铺闭上眼。

  旗木卡卡西用余光瞥了上铺的身影一眼,难得的起了兴趣。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单纯是一时兴起罢了。今天早上狱内的男人们就已经开始八卦了,说是新来的这个男人是个丧心病狂的杀鼗人鼗犯。貌似是连续杀了18人,这其中不缺乏有十几岁的孩子,也有三十多岁的家庭妇女。也有人说宇智波带土就是一个变鼗态,这只是随机杀鼗人来满足的快鼗感而已,根本无所谓什么理由。

  可他开始好奇,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杀人。从他所散发出来的感觉上来看,宇智波带土并不是那种快乐杀鼗人鼗犯。如果是哪种类型的人,至少不会是第一次杀人,更不会一次性杀死18人,而是慢慢地、一人一人的来,这样的一个过程才是快乐杀人犯最想要的。

  宇智波带土无论从哪儿来看都不像是那种人。

  他甚至看起来很阳光,甚至带着一丝纯真。不过,阳光、纯真跟杀鼗人并不冲突,不是吗。

 

  令旗木卡卡西感到意外的是,这里的蠢货们并没有像对待自己那样去骚鼗扰宇智波带土,虽说这个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的男人颜值不错,甚至让他一度无语,是不是每个姓宇智波的都长得很好?至少他认识的另外两个宇智波就很帅气。

  不过很显然,长相再帅气的男人也不会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挑衅他。

  除非这个人是个傻子。

  三天后,他就后悔这番想法了。因为有不要命的傻子去找宇智波带土上演预定好的戏码了。

  没办法,这个男人的阳光气质太容易勾起动物们的欲鼗望了。以至于会忘记宇智波带土可是沾鼗染了18条人命的杀鼗人鼗犯。

  当然,这群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否则也不会在这里。

  旗木卡卡西冷着脸站在高处观望,他开始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宇智波带土被几个男人堵在角落里,用眼神骚鼗扰着他,“哈喽小帅哥,陪哥哥们玩玩儿如何?保证你会很舒鼗服的。”

  他没有回应,摇了摇头,闪躲着目光。不过这些反应在男人们的眼中会变成一种示弱,会勾起他们更加戏鼗谑的心态。

  果不其然,其中两个男人开始对宇智波带土动手动脚,掀鼗开他的囚衣,向胸鼗部和下鼗半鼗身鼗摸去。

  宇智波带土皱了皱眉,“你们很喜欢做这些事情?”

  “当然……是咯。”男人们哄堂大笑,“我们都是有需求的。”

  “那么,你们也这么对过旗木卡卡西吗?”宇智波带土瞅见狱鼗警看了看这里随后又离开,心里便懂了。毕竟这种类型的事情在监鼗狱里可谓是家常便饭,只要不弄出人命,许多暴鼗力行为是被默许的。

  其中一个胖子摇摇头,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表情有些扭曲,“我们可不想去惹那个医生,我可是亲眼看着旗木卡卡西是怎么在不杀死一个人的情况下,将一个人折磨的生不如死的。”

  “怎么,你想找旗木卡卡西当靠山?”另一个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把将带土推到墙壁上,生气地大叫道。

  当然不。宇智波带土勾了勾嘴角,在其他人还未来得及确认刚刚那抹笑是否真实存在过之际,很快便隐去,“我只是在想,我的室友可是标准的帅哥,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你们去跟他玩耍,实在是有点好奇。而且,他这个人貌似不太喜欢跟别人打交道。”

  “好吧小家伙儿,我奉劝你不要去惹那个白发魔鬼,下场会很惨。”胖子顿了顿,随后露出猥鼗琐的笑容,“别说这些,我们继续吧,保证你会爱上这种感觉。”

  宇智波带土翻翻白眼,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喜欢这种荒谬绝伦的性鼗行为,更何况他是被鼗迫的那一方。

  看了看四周没有狱鼗警,他猜想这几个男人中至少有一个算是带头的,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做出这种事情,但他并不关心到底哪个是带头的,因为结果都一样,他需要让这群人像恐惧旗木卡卡西一样恐惧自己,至少这会让他的未来不受打扰。

  那么方式只有一种。

  宇智波带土眯着眼睛,被纱布包起来的半边脸使他的视线受限,这感觉很不好,而且身上男人们的手也让他极度的不爽。

  “会不会爱上这种感觉且不说,我觉得……”他笑笑,将尾音拉长,带点孩子般的恶作剧口吻,“你一定会记住这种感觉。”

  话音刚落,他迅速地推开左右边的男人,随后抬起右手将面前的胖子拉近自己,一个头槌过去,在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抓起胖子的头发向墙面砸去,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胖子满脸鲜血。

  周围的几个男人早就呆住,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宇智波带土狂笑着暴鼗揍胖子,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这时候他们才开始深刻地明白,宇智波带土是一个背负了18条人命的疯子。

  看着胖子奄奄一息的模样,他想差不多够了,自己想要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嫌弃地用胖子的囚衣将手上的血擦去,脸上的笑意早已褪去,目光从胖子身上移开,用一种几乎残忍的透明眼神一一扫过那些吓傻的男人,随后转身离去、

  他知道,以后不会再有敢来骚鼗扰他了。

  只有跟死神近距离牵过手,才能真正忌惮于死神的可怕。

  这里的一切都被旗木卡卡西看在眼里,等宇智波带土离开之后,他也快步离去。

  他觉得,这个人真有意思。

 

  回到牢房的时候,宇智波带土正在换衣服,旗木卡卡西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完美的身材,包括肌肉。

  “你看到了。”宇智波带土先卡卡西一步开口道,“看不出来你挺八卦。”

  旗木卡卡西觉得这个男人一定是那种两面性格的类型,一面能像现在这样阳光的谈笑,一方面能像刚刚那样疯狂。“不,我只是好奇一个杀了18个人的男人,到底是这样的。”

  “结果?”带土抬起头,看到一副慵懒姿态靠着门边的卡卡西,嘴角的痣有着不一般的诱惑,心里嘀咕。怪不得这个男人平时都戴着口罩,啧啧啧,挺诱人?“有没有让你对我产生浓厚的兴趣?”

  “嘛,谁知道呢。”卡卡西耸耸肩,拉开椅子坐下。

  带土走过去,一手撑着桌子,俯下身对着那张嘴唇吻下去,睁着一只眼睛观察卡卡西的反应,“这样呢?”

  卡卡西依旧没什么表情,好似刚刚被强鼗吻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样,“你喜欢男人?”看起来不像,倒不如说是孩子的恶作剧,对亲吻男人有点儿兴趣才促使他做出这种行为。

  “不。”果不其然,带土摇摇头,反问,“怎么,你喜欢男人?”

  “不。”卡卡西微微一笑。

  宇智波带土咂咂嘴,他得承认,这个男人笑起来该死的好看,不过很可惜,对他并不受用。

 

TBC.


评论(6)
热度(77)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