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带卡】心肌梗

上班中摸鱼,一发结束,甜的——


   炎热的夏天简直要将人烤融化,宇智波带土觉得这温度简直就是在折磨人,忍不住又买了跟冰棍,他跟旗木卡卡西约好了要去老师家吃饭,自己需要先去学校接他,想到这里他又烦躁地漫骂了一句,鬼知道旗木卡卡西那个家伙为什么会选择教师这种麻烦的职业。

  来到木叶高校的办公室时,旗木卡卡西还在埋头修改教案,他难得的穿了一身深色系的T恤,白色的碎发随着空调吹出来的风而飘动,由于这个时候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加班的原因,他将口罩摘了放在桌上,露出了精致帅气的脸庞,尤其是在黑框眼镜的衬托下使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学生,而不是教学生的老师。

  听到开门声,旗木卡卡西头也没抬地说:“抱歉带土,你稍等我一下,很快就能结束了。”

  “哦。”宇智波带土把买来的运动饮料放到卡卡西的桌子上,自己坐到了对面的办公椅上,无聊地盯着卡卡西看。

  这家伙该死的好看,这脸……啧!他就这么把口罩摘了?!!万一别人进来了怎么办?不行,我得去把门反锁了,卡卡西的脸由我和琳来守护!!!

  满脸铿锵热血的宇智波带土起身去把办公室的房门反锁,听到声音卡卡西无奈地笑了笑,关于自己的俩发小对自己的脸的保护着实让他哭笑不得,比自己还在意可还行。

  ‘出完任务’的宇智波带土心满意足的坐回原位,等待卡卡西结束。

  与屋外的鸣蝉声不同,办公室里只能听到空调声以及钢笔擦过纸张上的声音,格外的好听。

  宇智波带土趴在桌子上偷看着卡卡西,他应该要承认,旗木卡卡西不仅仅是有着一张不输给宇智波家颜值的脸,他的手更是美得令人窒息,好吧,他并不是一个疯狂的手控,但是却总是不受控制的这么想。

  大概是旗木卡卡西会什么奇怪的魔法能控制他的思想,宇智波带土愤愤的想到。

  忽然间,他觉得心脏疼得要命且不断在加速,有一种心肌梗的感觉。

  虽然他之前没有过,但自己的青梅给自己科普过不少,还是略知一二的。

  察觉到对面人的不对,旗木卡卡西抬头看过去,在宇智波带土痛苦的表情下丢了钢笔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宇智波带土更加难受了,他抿了抿嘴,“心脏……”

  闻言,卡卡西吓到了,他的父亲就是因为心脏病去世的,这对于曾经年幼他而言是一场泯灭不去的噩梦,因此也管不上什么工作了,一边关空调一边给青梅打电话,告诉对方医院见。

  接到电话的野原琳正在老师家里帮忙打下手,一听带土心脏不舒服吓得差点儿把刀扔出去,还好身边的大美人漩涡玖辛奈及时握住了她的手。

  波风水门也在听到声音之后迅速去开车,带着自家老婆和学生赶往医院。

  一番折腾下来野原琳无语地盯着宇智波带土,迎上旗木卡卡西询问的眼神,她才发现这个家伙根本没戴口罩!!!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担心带土,没顾得上。

  “怎么样琳?带土他没事吧。”波风水门微皱着眉头询问。

  野原琳摇了摇头,“全项检查显示……一切正常。”

  波风水门:“……”

  漩涡玖辛奈:“……”

  “那,带土他为什么这么痛苦?”卡卡西扶着宇智波带土,帮他顺着背,“琳,你确定吗?”

  “检查结果是没有问题的,我也不明白带土为什么会这样。”手里的检查结果单子上很明确的显示着一切正常,但是野原琳也看得出带土好像真的不太舒服,因此她建议再观察几天。

  宇智波带土打死不愿意住院,无奈之下旗木卡卡西决定暂时住到带土家里,方便有个照应,万一真的是心脏病有什么事了也能第一时间采取正确措施。

  野原琳挑眉看着宇智波带土丰富的表情却又死死地捂着胸口,满满的疑惑。

 

  从那天开始旗木卡卡西就搬进了宇智波带土的家,两个大男人生活在一起理应是非常方便的事,可无奈这俩位一个是咸党,非秋刀鱼不要,一个又是甜党,非红豆糕不当甜点,简直不能更不愉快。

  旗木卡卡西担心带土的病情,坚持给他一日三餐按照琳的嘱托照做,给宇智波带土心塞地不行,虽然这两种痛法不同,但他一个也不喜欢好么!

  本身卡卡西是想睡客房的,但怕带土半夜发病无法出声喊他,索性就住在了同一个房间。

  正如同卡卡西所预料的,带土半夜经常觉得心口痛,而且愈加严重,也正因为这样导致旗木卡卡西严重的睡眠不足,最终倒在讲台上,被漩涡鸣人等人送到了医院。

  野原琳检查过后发现只是疲劳过度,暗暗的松了口气,还没喝口水就迎上了宇智波佐助询问的目光,她耸了耸肩,把事情像倒豆子一样全部倒了出来,这下子宇智波家上下都知道了宇智波带土可能得了心脏病这件事。

  对此,宇智波大祖宗表示:你确定那小子是得了心脏病而不是脑残废?

  野原琳:“……”请相信,她也已经开始怀疑了。

  宇智波带土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急忙忙翘了班顶着宇智波泉奈要杀人的注视下离开公司。

  一到医院就看到自家小侄子、老师家儿子以及野丫头守在卡卡西床边,他跑过去看着卡卡西心一阵阵地揪痛,他觉得不能好了,都怪自己。

  野原琳拍了拍带土的肩膀,安慰了他几句,“没事的,卡卡西只是缺乏睡眠,又一直紧绷着神经才会这样,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倒是你,衣服都湿透了,心脏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带土的眼神始终没离开卡卡西,野原琳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给几个小的交代了两声就拉着带土去做检查,等结果报告拿在手里之后,野原琳觉得需要跟发小谈谈了,这明明和上次的报告一模一样!瞅了一眼带土,头也不回地朝着办公室的方向去了。

  即便带土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敢违背自家青梅,那将会死得很惨,关键是这个青梅还玩手术刀溜得飞起。

  野原琳坐在老板椅上双手抱臂,一副‘说说看,什么情况’的表情。

  宇智波带土深知青梅的意思,就缓缓地把疑似心肌梗的开端和最近复发的频率都说出来了。

 

  最初是在一个月前,那天晚上带土跟他的小团队一起去酒吧喝酒,刚刚下班的旗木卡卡西也被拉着一起去了,虽然这群小团队的颜值都不错,可最受欢迎的还是卡卡西,被搭讪的次数都快顶上迪达拉当晚所说‘嗯’了,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这让带土莫名其妙地不爽,关键是这群搭讪者中还特么有男人!!

  旗木卡卡西一直保持微笑,委婉拒绝。

  没想到被一个喝多的男人给缠上了,带土气的上去将卡卡西拉走,男人酒劲儿上来顺手拿着杯子就往带土头上砸,这可好直接见血了,卡卡西瞬间拉下脸,漆黑漆黑的那种。

鬼鲛一看打架整个人都兴奋了,屁颠屁颠就跑去活动筋骨,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这件事大家默契的提前结束,卡卡西送带土回家,因为这种事情去了医院一定会被野原琳念死,最可怕的是野原琳会将这个事情告诉自家老师,那就不是死那么简单的了。

  根据宇智波带土先生回忆,当晚卡卡西温柔地替他抹药包伤口的表情真的很可口,也就是从那会儿开始的。

后来变得越来越严重,卡卡西在家照顾他的这段时间内,他犯病的频率越来越高,他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

 

  野原琳听完这一波叙述后,忍不住扶额,蠢!蠢得要死!!她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竹马?!

  这时候卡卡西扶着吊瓶走了过来,带土一看立刻将他扶到椅子上,野原琳也询问他感觉如何,结果旗木卡卡西张口地却是带土的病情怎么样?

  野原琳瞬间拉下脸,学着这个白毛发小谈了个死鱼眼,冷哼着把带土的检查结果单丢进垃圾篓,说:“行了,没救了,下一个!”

  这话一出吓得旗木卡卡西直接从椅子站了起来,紧张兮兮的摸着带土的脸颊和心脏,带土也算配合,直接捂住胸口,觉得心肌梗真的要命,自己什么情况?

  宇智波佐助站在他们背后一脸妈的智障,他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叔和如此死心眼的老师?

  野原琳觉得不能好了,走过去把卡卡西按在椅子上,扭头踹了带土一脚,好美气地说:“带土那哪儿是心肌梗塞?那明明是‘心肌梗’!!”

  在带卡二人疑问的蠢样子下,野原琳发现这俩人都不懂得现下流行的梗?就这样还算是《亲热天堂》的死忠粉?自来也知道非把他俩打到叫师公……哦,不打也是师公来着。

  “琳!带土到底是……”

  “行了别嚷嚷。”琳打断卡卡西,“带土一点事也没有,他不是心脏病,也没有什么心肌梗。”

  “可你刚刚说……”

  “我……”草!琳深呼吸一下,防止自己先被气出心脏病来,“带土的心肌梗不是医学上的心脏病,只是一种看到喜欢的人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而已,由于跳的太快了才会有些难受而已。”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嗯?”

  身后的小孩子一致摆出‘什么狗血玩意儿’的脸,默默离开。白白让他们担心了,这俩个笨蛋男男!!

  “不信?卡卡西,你去亲一下带土,你看他会不会立刻心肌梗死。”琳医生轻笑,抱着水杯坐在老板椅上看好戏。

  旗木卡卡西看了看琳,又看了看宇智波带土,犹豫了一下之后直接对着带土的脸颊就是一个‘BO’~

  ‘咚’

  随着一声闷响,宇智波带土捂着胸口华丽丽的晕过去了。

  旗木卡卡西:“……”

  野原琳:“呵呵。”

 

  事后,宇智波带土被旗木卡卡西一顿花样暴打,紧接着又被家族爱挨个来了一次问候。

  这位心肌梗病人在鼻青脸肿的状态下抱着秋刀鱼向旗木卡卡西告白了,并且十分成功的得到美男归。


Fin.

梗来自于《杀戮天使》,弹幕上称艾扎克对ray的好感为“心肌梗”哈哈哈哈

我觉得挺好玩就套用在带卡身上了


评论(13)
热度(148)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