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ゆき

穿越时空的红娘(二)

※:看男神和女神两位姑娘穿越各个时空,只为放弃原结局让五件套他们HE

※:鸣佐、止鼬、带卡、扉泉、柱斑等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掩面.jpg]


至今为止我的所有五件套相关目录总汇

——————————————————


第二章

 

  野原琳嘴角抽搐的看着不远处捶地痛哭的春野樱,寻思着自己要不要这个时候出去,好像……不太合适?

 

  魂穿之后的春野樱有了查克拉,身体的本能反应很快就让她察觉到了野原琳的存在,哭着就扑了上去,险些让对方跌倒在地。

 

  “琳姐,佐助那个小混蛋已经走了!走了QAQ!!”玛德,又没留住他,气死我了!

 

  野原琳顺着怀里丫头的短毛,她还是觉得长发比较适合这个少女,“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就冲着小佐助的脾气,他想走的时候,除了他哥谁也拦不住他。更何况,这边的情况还是他哥让他变得更强来着。”

 

  “我就说这一世的宇智波家的人脑袋都有泡!”傲娇、极端、弟控兄控、日天日地都是他家的主儿,可怜我们这些躺枪的。艾玛,越想越火大。春野樱抹了把泪,拉着野原琳就跑,“快走,我要去把鸣人拽起来,告诉他,自己的媳妇儿跑了看他管不管。”

 

  野原琳,“……”这速度……不愧是忍者,可你管管我的身体啊。

 

  二人风风火火地跑去了漩涡鸣人的家,门都不走的破窗而入,把还在梦中吃拉面的少年一脚踩醒。无视对方劈头盖脸的疑问,春野樱单方面的讲了自己这边的情况。

 

  她倒是没有把自己穿越的真是十分道出,只是简单的告诉他,宇智波佐助叛逃了,她没能拦住那个人。

 

  按照上一世的走向,她本该是昏迷到早上被别人发现的,但由于自己的魂穿,导致了提前醒过来。

 

  漩涡鸣人被这道消息气得一蹦三尺高,“那个混蛋!!”

 

  “别骂了!你现在、立刻追佐助君去!”春野樱拽出鸣人的衣服丢到对方脸上。

 

  “啊?现在?”

 

  “对!就是现在,晚了就来不及了!我现在就去找五代目大人,告诉他这件事!”言罢,春野樱拽着野原琳就跑。

 

  将野原琳这个本不该在世的人丢在家里,春野樱将事情传达给自己未来的师父纲手姬,可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等到了天明才能出发。

 

  集合好小队之后,春野樱将准备出发漩涡鸣人拽到阴凉处,“你去追佐助君,追不到手就别回来了!”说着,她的眼泪又不断地落下,抬手抹了把眼泪,痛恨这该死的身体反应。

 

  鸣人紧了紧护额的带子,做下约定,“我一定会把佐助带回来的!这是我和你一生一世的约定!”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春野樱风中凌乱,她还记得上一辈子的这个时候自己貌似是含着泪对鸣人道谢来着,“我是说,让你去追!不是带回来!也不是,你……擦!”

 

  “樱酱?!”漩涡鸣人眨眨眼,完全没懂。

 

  在一旁看戏的野原琳忽然开始担心自己家的那两货也不会让她多省心。

 

  “我让你去追佐助君,追!懂吗?”春野樱比了比拳头,大有一种对面敢说‘不懂’就挥上去的气势。

 

  实在是看不下去的野原琳好心的补充道:“樱酱的意思是让你去追人,恋爱方面的追啦。”

 

  漩涡鸣人,“……”这……还带我去替自己喜欢的女生追人的我说?而且,这个漂亮的小姐姐是谁?怎么没见过呢我说?

 

  “难道……你跟佐助关系不好吗?”野原琳问道。在她的世界,这两个小家伙是幼驯染,关系好得不得了,就差穿同一条秋裤上街了。

 

  闻言,漩涡鸣人撇了撇嘴,瞅了一眼随时打算落着眼泪发飙的少女,硬着头皮回道:“额,还行吧。真要说的话,他是我的朋友……嗯,就是朋友吧我说。”

 

  春野樱,“……”果然还是先把他掰了再去追佐助君吧!这发卡成瘾的毛病已经开始了好么!!

 

  眼看着没时间的漩涡鸣人向两位少女打了招呼就跑,气得春野樱直跺脚,可这脚还没跺几下就停了下来,她摊着死鱼眼对野原琳说:“琳姐,咱们走吧,去下一个时间点。”

 

  “啊?”

 

  “反正鸣人那家伙追不回来啦,终结谷之订下终身羁绊的这件事改变不了,还是在柱斑二人的石像注目下。”她一边解释一边从包里翻出微型时空机,调整好时间坐标。

 

  “那……他们就这么不管了?”好说的发一次卡打一顿呢?

 

  “不是啦。我忽然想起来,虽然咱们不能做蝴蝶的翅膀,但那只是不能做柱斑、扉泉那条世界线的,但是相对的,咱们可以从卡卡西老师和宇智波带土那边开始,只要他们的时间线被改变了,佐助君就不会有叛逃的理由了。并且我们不用担心鸣人他们会因此消失于这个世界上,因为四代目和漩涡玖辛奈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说得有道理。”只要老师和玖辛奈姐结婚生下小鸣,这条世界线就不会有事,反而能改变宇智波止水自杀以及宇智波鼬灭村,只要有老师在,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最关键的是,如果我们只是在这里阻止了佐助,完全没有意义。这样的他们不会变强,很多事情也会因此改变。而且后面的敌人很棘手的,少了他们就完蛋了。也算是为了他们,我们现在要去制止那个精分面具BOSS报社,剩下的就看你了,琳姐。”她将调整好的微型穿越机递给野原琳。

 

  野原琳,“……”忽然从第一对儿直接跳跃到第三对儿,她有点儿方,心理准备还没有做足啊!

 

  接过穿越机,野原琳试着让自己多深呼吸几下,因为她马上就要去见那个后期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就变成了STK的精分竹马。

 

  抖了抖身子,她拿出从樱酱的房间离看到的面具,给自己戴上。万一她最先看到的不是带土,而是村子里的其他同期,那就是大条了。

 

  春野樱掩面,“……”琳姐,快取掉!别这样好么,我会脑补你们水门班都是爱戴面具玩精分的蛇精病的。

 

  为了防止两人掉落到不同的地点,她们这次手拉着手才按下开关。

 

  一道白色的光使得二人下意识闭上双眼,等待降临到下一个世界去。

 

  下一个……嗯,世界到了。

 

  Oh~my~god!!!

 

  谁来告诉她,明明设置的是三战时期前后,为什么这一眨眼到了四战时期末了?鸣佐二人都特么打完了好么?!!

 

  自己房间上的日期是那么的鲜明,提醒着自己四战已然过去几日,也是自己正忙得焦头烂之际。

 

  野原琳嘴角一抽,默默取下面具。“樱酱?这里……是你的房间吧?”

 

  扶额。“是……这怎么搞得?我明明设置的是三战时期啊,为什么回到这里?琳姐,说明书呢?”

 

  坑人坑了一辈子的某蛇在彻底死亡且转世之后还是没能改掉这个毛病,她们手中的说明书白纸黑字很清楚的标注着:时间设定不可二次操作。

 

  春野樱,“……”

 

  野原琳,“……”

 

  谁能来告诉她们‘不可二次操作’是几个意思?她们压根就没有动过这个……擦!绝对是那条臭蛇干得好事!!!

 

  春野樱瘫倒在床上,两眼放空,“琳姐,快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样了。”琳扶额,这绝对就是大蛇丸事先设置好了每一个时空机的降落时间和地点,然后她们只能跟着这个时空机走,根本不能自己控制。“你快看看这是第几个时空机?”

 

  “嗯?”春野樱坐起身拿出包里的一个盒子,发现除了第一个是原本启程时候用掉的,还有第四个位置是空的,她就想问了,她不过就是随手拿了一个而已,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换句话说,如果真的不能二次操作,而是按照一开始就设定好的时间,那按照这五个时空机的排列,第一个是佐助叛逃的时间,第二个应该是止鼬的时间线,第三个是带卡二人的,那第四个怎么也该是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的啊!!

 

  一个十分不好的想法在野原琳的脑中生根发芽,“如果,如果换做是你,这难得的穿越时空的资料,你会不会放弃?”

 

  “怎么可能!!这可是大好难得的东……日!”大蛇丸你个混蛋!!!“琳姐,这时空机里绝对有窃听器你信不信?!!”

 

  野原琳,“……”她想说不信,可是良心过不去啊。“那你信不信,这个时空机的总操作权在大蛇丸那里?”

 

  “……”春野樱。

 

  “……”野原琳。

 

  她们现在去打大蛇丸一顿还来得及吗?

 

  很显然,不能。

 

  对于眼下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实,她们也没办法,只好做完本该做的事情,春野樱左思右想了一番做出决定,“我记得这个时候是佐助君正在牢房里,毕竟是他是叛忍。”

 

  “那小鸣呢?”

 

  “那个白痴还在疗养中,毕竟断了一只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宇智波佐助也断了一只手吧?“你打算怎么做?”

 

  “我记得这之后是佐助君独自一人出行,大概在一年后大筒木家的疯子要炸了月球,而就是这个期间,鸣人跟雏田在一起了。”她忍不住掩面,好似想起了那个时候还是她给漩涡鸣人洗的脑。

 

  妈呀,简直作孽啊自己!

 

  野原琳也想起来了在来这里之前,樱发少女貌似是给自己讲过的,而且自家的竹马也已经成为火影了。“我真不明白,既然跟小佐助相爱相杀了这么久,怎么会忽然喜欢上雏田呢?”

 

  “是我给鸣人洗的脑啦。我告诉他,他之所以会觉得喜欢我,是因为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肯输给佐助君。简而言之,他对我的喜欢只是较劲儿而已,并不是对恋人的喜欢。”没错,也许小时候的鸣人喜欢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对我的喜欢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种纯粹的迷恋了,而是对同伴的感情。

 

  话说我那个时候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对那个白痴洗什么闹啊,しゃんなろー!

 

  野原琳,“……”这还没成宇智波家的媳妇儿呢,洗脑水平就这么高……啧啧啧。“所以?你现在的决定是?”

 

  “我能对他洗一次脑,就能洗第二次。”她勾了勾嘴角,“只不过,这次不是洗脑,只是单纯的替他看清自己的感情而已。”

 

  做好打算的春野樱将野原琳安置在自己的房间,独自一人去见了漩涡鸣人。

 

  她看到后者正被围在一群好友身边,只一刹那间,春野樱有点儿奇怪的感触。

 

  一开始,漩涡鸣人身边谁都没有,一直都是独自一人,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惹人怜悯。可到了最后,他的身边有许许多多的同伴、老师、前辈们,还有一个这世界仅此唯一的朋友。

 

  而宇智波佐助呢?

 

  一开始,宇智波佐助身边有自己的家人,爱着自己的哥哥、母亲以及父亲,看起来那么的幸福。可到了最后,他的身边变成了空白,谁都没有站在他的身后,就连身为第七班的自己和旗木卡卡西都被他拒绝。但唯有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可以站在他的对面,那就是漩涡鸣人。

 

  她等到其他人都离开,才慢慢的走到漩涡鸣人旁边,看到对方傻笑的脸,春野樱忽然有点儿想哭,她觉得这应该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而不是她自己的。

 

  “伤口还疼吗?”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像是在呢喃。

 

  “已经不疼了我说!樱酱,我按照约定,终于把佐助带回来!!”漩涡鸣人依旧是那个傻傻的笑脸。

 

  她点点头,“你不去看看佐助君吗?他不应该待在那儿的,你应该知道,就凭佐助君现在的力量,如果不是他自愿,那个地方根本关不住他。”

 

  “我知道……”鸣人将视线移开,他有些不敢去直视那双浅绿色的眸子。原来到了最后,樱酱喜欢的还是佐助啊。“我暂时不想提起他。”

 

  他应该在牢里,不该在这里。


  春野樱脑中有什么东西不自觉地断了线,一首歌词浮出脑海里,刚刚的微妙心情彻底消失。握紧了拳头,毫不留情地对着漩涡鸣人就是一个‘爱的理解’,“ しゃんなろー!!!”

 

  “S、樱酱?!!”漩涡鸣人难以置信的捂着右脸,他应该没把心声说出来啊,为什么会被打?

 

  春野樱迈着魔鬼的步伐来到鸣人眼前,“漩涡鸣人你给老娘听好了!!你现在、立刻去把佐助君追到手!听到没?!!”

 

  漩涡鸣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为什么我会觉得樱酱这句话好耳熟啊我说,好像在很久之前听过一样……应该是错觉。

 

  “唉~”少女微微叹息,抬手给鸣人疗伤,俗话说给一巴掌之后,这个枣也是要自己补上的。“鸣人,你什么时候才能看清自己的心呢?”

 

  “什么意思啊我说?”

 

  “我一直都知道,其实你喜欢的人并不是我。”春野樱抬手制止了鸣人想要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想要反驳我,但是你仔细想想。你真的只是因为跟我做了约定才会对佐助君这么执着的吗?如果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给你做下约定,你会就那么放任佐助君不管吗?”

 

  闻言,漩涡鸣人沉默了。正当春野樱以为他会就此想通的时候,却听到后者抬起头,十分认真地说道:“不是的。如果一开始樱酱没有跟我做出约定,我也会去追他的我说。就算要打断他的手脚也要把他带回来,这种心情浮出水面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啊~原来并不是因为和樱酱做出了约定啊我说。是我自己对他的执着,因为……佐助对我而言,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说。”

 

  “嗯,对对。是最好朋……しゃんなろー!!”上一拳的伤还没治疗完毕,下一拳就又上去了。春野樱对眼前这个人简直是恨得牙痒痒!都什么时候,还一口一个朋友的,她可是说过的。如果漩涡鸣人发卡,那就打,发一次打一次,看看谁先萎了!

 

  漩涡鸣人彻底懵逼了,两个脸颊一个比一个肿,然而他现在只有一只手,他忽然觉得,如果佐助在的话,一定会替他揉另一个脸颊的。

 

  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想法已经很危险了。

 

  “朋友、朋友、朋友!!朋友成你们那样的???”春野樱试图让自己冷静,可一想到自己的世界里的波风鸣人有多么会撩宇智波佐助,她现在就有多么的气。“我告诉你,朋友是不会他死你就陪他死的!朋友是不对宁愿打断对方手脚也要把对方安置在自己身边的!朋友是不会他痛你也痛的好么!朋友才不会活成你俩这样好么!!”

 

  漩涡鸣人,“……”不造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什么他感觉自家队友像是在撮合他和宇智波佐助?

 

  “我就问你!如果叛逃的那个人是我,你会想打断我的手脚也要把我带回来吗?”

 

  漩涡鸣人摇了摇头。吓死他吧,就春野樱的战斗值,他倒是敢啊!

 

  “很好。”樱发少女缓缓情绪,“那如果当初叛逃的人是我,你会愿意陪我一起去死吗?!”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让樱酱死去呢我说!”漩涡鸣人蹭的站了起来,一脸正色的看着春野樱,“如果是樱酱的话,有我和佐助两个人,我们合力的话一定会很快就能把樱酱带回来的我说!!”

 

  春野樱,“……”都这样了,结婚去好么!!她觉得自己好似在不知不觉中被自家男神给比下去了,瞅瞅这差距!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真诚呢!!

 

  她叹口气,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拍了拍漩涡鸣人的肩膀,“你还愣着干嘛?!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不会还不明白自己对佐助君的感情吧?那换句话说,我问你啊,你觉得宇智波带土喜欢的是野原琳还是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没有一秒的犹豫,漩涡鸣人脱口而出。

 

  春野樱嘴角一阵抽搐,她真的好想,好想好想打死这个混蛋白痴!但看在对方受伤的份上,最终只是轻轻踹了鸣人一脚,让他赶紧滚去牢狱里。

 

  别问她为什么不跟着去,就凭那两个挂逼,会不发现她在偷窥?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她不想被闪瞎眼。嗯,绝对不!

 

  漩涡鸣人跟看管佐助的人再三保证才得到允许进到牢里,单凭只有他能跟佐助五五开,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人在这里监视了。

 

  宇智波佐助被蒙着双眼,全身也被束缚着,可即使他看不到也清楚的知道是谁来了。

 

  “你不该来这里。”

 

  这个混蛋怎么总是这么臭屁?!!“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樱酱差点儿给我打残了,我也不会来啊说。”顺便还想通了不少事。

 

  宇智波佐助,“……”

 

  漩涡鸣人坐在宇智波佐助的旁边,两个人空荡荡的断臂碰在一起,好像是能连接彼此的心一样。他没有解开佐助身上的束缚,这是管理者的让鸣人进来的条件。

 

  “佐助,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这不是我能左右的。”

 

  “行了吧我说。你要是想离开,谁都拦不了。”于黑暗中,鸣人笑了,“我说佐助,要是你愿意的话,离开这里以后就跟我在一起吧。”

 

  宇智波佐助吃惊地扭过去看着鸣人,但黑暗提醒他,蒙住他双眼的东西成了阻碍,这是他才有些后悔戴上这些玩意儿。“你……”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鸣人也把视线移了过去,那双天蓝色的眸子里尽是不曾有过的温柔,“我呢,其实很迟钝。如果不是樱酱提醒我,我还一直都以为,你对我而言只是‘朋友’,最好的、最重要的、我唯一的‘朋友’。但是仔细想想,樱酱说的对。朋友是不会想着要把对方的手脚都打断也要把对方留在身边,朋友是不会你死我就陪着你去死,朋友更加不会执着成这个样子的我说。”

 

  宇智波佐助,“……”谁来告诉他,就几天的功夫,谁给这家伙洗脑了?还这么严重?

 

  “你总是问我,我到底想让你怎么样,我为什么对你这么执着。现在,我已经确定答案了我说。佐助……”漩涡鸣人抬起那只完好的左手抚摸上佐助的脸颊,轻轻地,像是对待珍宝一般,“我之所以对你执着,是因为我喜欢你。你问我到底想让你怎么样,大概,我想把你禁锢在我身边一生一世。”

 

  “……”

 

  “我觉得,失去了才是最痛苦的。我不希望自己有一天发现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就想卡卡西老师那样,那种痛大概比什么都要来得刻骨铭心吧我说。”说着,他倾身想佐助靠去,鼻尖与其的鼻尖碰在一起,彼此的呼吸交缠着。

 

  逐渐,开始加重。

 

  宇智波佐助嘴唇微微颤抖,被蒙上的双眼中有什么东西缓缓落下,“你这吊车尾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漩涡鸣人低声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佐助脸上的眼泪,“知道。我在向你告白啊我说。”

 

  “如果我从这里出去了,我会离开木叶。也许我会回来,但一定不会一直留在这里,即使这样也可以?”

 

  “啊啊!可以!这次我不会再去追你了,我会留在木叶等你回来,这里也许给了你和我无多的苦痛,但是我相信,这里也给我们许多幸福。木叶是家,而我就是你的家。我会等你回来的我说。”

 

  “哼!吊车尾的,谁要为了你回来……”

 

  最后的话语淹没到彼此的共舞中,两个少年想是脱水的鱼一样,彼此所求这对方所带来的氧气。

 

  这一刻或许不会永久停止,但确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一周后,宇智波佐助离开,但是他们的心是紧紧相连的,佐助不会为了木叶而回来,但是他会为了漩涡鸣人而归,这里有他的家。

 

  春野樱乐呵呵的跟佐助做了告别,这次的告别对于她而言是一辈子,因为她要去下一个时间线了。

 

  望着佐助的背影,春野樱在内心做下约定。这次,她一定会替佐助守护好宇智波鼬,一定!

 

TBC.

评论(11)
热度(148)

五件套坑出不来系列( ˶´⚰︎`˵ )带卡、佐鸣佐、止鼬、扉泉、柱斑,想写哪对儿就自我放飞哪对儿ଘ(੭ˊᵕˋ)੭* ੈ✩偶尔画两笔(*ฅ́˘ฅ̀*)♡

© 幽❀ゆき | Powered by LOFTER